附图。(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越通社河内——2017年越南经济增长见有起色,具有令人印象的亮点,为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继续呈良好增长态势打下重要前提。然而,除此之外,越南经济还要面对不少困难、尤其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要求政府各级部委和地方应正确且充分认识到当前的困难,进而从2018年年初及时采取克服措施。

令人印象的亮点

在2016年第四季度GDP增速高达6.68%之后,2017年第一季度越南经济突然回头下降,GDP增长率仅达5.15%。甚至第二季度达6.28%,许多国内外专家还认为,2017年是越南经济困难的一年。然而,越南经济在2017年后几个月实现的突破性增长已消除了上述所有疑虑。2017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GDP增长率分别达7.46%和7.65%,将全年GDP增长率约达6.81%,超过所既定的6.7%这一目标,也是自2011年来的最高水平。

越南统计总局国家账户体系司副司长杨孟雄表示,因经济具有许多令人印象的亮点,而增长见有起色,特别是在年底期间。首先,应肯定加工制造业在年底期间的突破增长,使全年增长率达14.4%,创七年来最高水平,而第一季度仅达8.3%。同时,这也是创造越南进出口商品突破4000亿美元大关新纪录的重要因素。其中,出口金额(以加工制造产品为主)预计为2137.7亿美元,较2016年同比增长21.1%,也是几年来最高的水平,为越南2017年实现贸易顺差额为27亿美元,尽管商品进口额较2016年增长20.8%。2017年新设企业的数量、规模或注册资本等方面都创下新纪录。此外,外国直接投资协议资金和到位资金继续猛增,分别为213亿美元和175亿美元。外国游客到访量猛增,约达1290万人次,不仅为旅游业作出直接贡献,而且还有助于促进运输、贸易、银行、餐厅、酒店等行业发展。此外,更重要的亮点是经济结构发生了积极转变,农业比重逐步降低,工业和服务业比重上升。不仅如此,各地区的结构也发生了较好的转变,最明显是农林水产行业的种植物和养殖物结构转变,导致每一农地公顷效益显着增加,为农林水产业增长率达2.9%作出巨大贡献。越南经济增长正向纵深发展,体现在全要素生产率(TFP)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有所提高。具体,2017年TFP贡献率约为54.19%,高于2011-2015年的33.58%和2016年的40.68%。

然而,2017年经济还要面临一些困难。越南统计总局总局长阮碧林表示,债券发行情况缓慢且困难,因为许多项目都属于新建项目,投资项目档案审批程序需要大量时间, 投资商要聘请顾问,造成资金分配的延误。总体来看,今年债券发行缓慢。服务贸易逆差尽管呈下降趋势,但数量和比例仍然偏高。2017年,气候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正在逐渐显现,自然灾害在规模和重复周期上都呈上升趋势,从而失去了全国社会经济发展进程的诸多成果。

主动应对挑战

各位经济专家认为,2017年高增长势头将为2018年生产活动提供有力支撑。此外,2017年各项大规模项目将于2018年投入运行。据此,预计,2018年投资资金增长11%至13%,信用余额增长18-19%,外国游客到访量增长25%至30%,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9.5%至10.3%等将为2018年GDP实现高增长创造便利条件。然而,越南经济也要面临种种困难,如采矿预计将继续下降,东盟部分项目的关税将下降,此外,如果政府和财政部上调增值税(VAT),会引导GDP下降和CPI上升,对增长产生不利影响。统计总局总局长阮碧林称,越南要面临世界经济论坛所提出的十大经济风险中的至少六项。第四次工业革命引入和应用新技术和物理、数字、生物学等领域的知识,创造制造技术自动化和数据交换的趋势成为大挑战,为越南以及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造出落后危机。

最严重的是越南的劳动生产率虽然多年来显着改善,但仍然远远低于地区许多国家。因此,为了实现2018年的目标,包括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达6.5%-6.7%,政府各级部委和地方应正确且充分认识到当前的困难,进而从2018年年初及时采取克服措施。其中,与继续推进体制改革、提高治理效率、改善营商环境和基础设施、改革行政程序、为企业发展创造有利条件的同时,政府和各部委行业应将制定与实施关于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政策确定为提高经济竞争力和可持续增长的最重要解决方案。同时,深入研究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内涵和运行方式,并在部分地区的部分领域开展具体实施,使越南能够融入全球工业革命的潮流。

越南经济院院长陈廷天认为,越南GDP年均增长率看起来不错,但长期增长是有问题的,因为出现经济增速持续下滑的趋势。此外,尽管GDP增长,但经济结构变化不大,经济成熟缓慢,导致越南企业仍难以发展壮大。是否因为旧的增长动力已枯竭,而我们将增长动力替换得太慢了?陈廷天先生还表示,2017年开始出现新动力,私营经济强劲崛起,对全国GDP的贡献率从前几年的39%提升至2017年的42%。FDI将继续成为重要动力,但目前是我们要制定吸引FDI新战略、集中关注技术要素和全球连锁作用的时候,同时,对低水平的外商直接投资企业提出更为严格的标准。此外,过去七八年的改革增长模式未得到结果,由于只注重“解体、修改、升级”以“利用”旧模式,转向正常的市场机制缓慢。因此,需要改革、需要“第二次革新”,彻底将批-给制度改为市场机制。尤其,应继续强化“建造型国家、行动型政府”概念,通过将“主管”部改成“政策设计、体制制定部”,根据职能和责任对各部委行业实现机构重组,在“公开、透明”基础上建立监控系统,着力“清理”束缚企业的经营机制和条件。(来源:人民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