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玛尔塔·罗哈斯——越古友好情谊的同伴与培育者 hinh anh 1记者玛尔塔·罗哈斯。图自越通社

越通社河内——10月4日,古巴共产党的中央机关报《格拉玛日报》的消息突然传来,古巴老一辈记者玛尔塔·罗哈斯于当地时间10月3日因心脏病离世。古巴人民悲痛地告别了国家劳动女英雄——记录了自由之岛革命的真实且光辉历史篇章的女战地记者。越南人民悲痛地告别了卫国斗争中的历史见证者,终生为连接古巴和越南之间紧密而纯洁的兄弟般情谊而努力的亲密朋友。

撰写古巴现代史诗的作家

格拉玛日报》在10月4日刊登的文章称,记者玛尔塔·罗哈斯的离去留下了无限遗憾,尤其是古巴共产党的官方报纸《格拉玛日报》,要与该报一位创始人之一,也是发展历程56年来一直陪伴的老师道别。玛尔塔·罗哈斯的生活被形容为一位英勇果敢、不屈服于生命危险的记者,为自己的事业作出贡献并在她选择的道路上迈出坚定的步伐。

古巴失去了一位优秀的女儿,一位出色的记者和作家,她有6部著名的文学作品,已被译成世界各地的多种语言出版。她的笔落在她未完成的新小说上。
除了文学作品外,她的突出成就还有叙述历史事件的作品,其中有攻打蒙卡达兵营和曼努埃尔·德·塞斯佩德斯兵营、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审判——由作家阿莱霍·卡彭蒂埃 (Alejo Carpentier) 撰写序言的《蒙卡达审判》等作品。

女记者玛尔塔·罗哈斯于1931 年 5 月 17 日在古巴圣地亚哥出生。她于1953 年——恰逢由菲德尔·卡斯特罗领袖指挥的历史性攻打蒙卡达兵营进行之际毕业于哈瓦那大学新闻专业。1953年7月26日,年轻律师菲德尔·卡斯特罗和他的战友袭击了当时古巴第二大军事要塞蒙卡达兵营,点燃了古巴人民的起义之火,意在推翻巴蒂斯塔独裁政权。

凭借青春的热情和勇气,女记者玛尔塔·罗哈斯没有错过巴蒂斯塔独裁政权对菲德尔•卡斯特罗领袖及其战友进行的审判中的任何一场争论。玛尔塔·罗哈斯仔细记录并叙述了审判中的详情,发送给波西米亚杂志——以 En Cuba(在古巴)专栏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之地。菲德尔·卡斯特罗在法庭上的自我辩护唤醒了成千上万古巴爱国者的心,年轻记者玛尔塔·罗哈斯的文章为传播古巴杰出革命领袖的号召做出了贡献。

革命取得成功,巴蒂斯塔独裁政权被推翻。玛尔塔·罗哈斯在《革命》报社(Revolución)工作,直到《格拉玛日报》于 1965 年成立。在她的新闻生涯中,玛尔塔·罗哈斯撰写了各种类型的文章,主要是编年史、新闻报道。她的文章以最详细、最现实的描述,被视为古巴革命的现代史诗。这位女记者还有一段时间陪同菲德尔·卡斯特罗领袖出访了部分拉美国家。

凭借她的锲而不舍贡献,体现在大量文章和数十部书,女记者玛尔塔·罗哈斯被授予何塞·马蒂国家新闻奖——针对古巴记者的最高奖项,美国文学奖,阿莱霍·卡彭蒂埃文学奖和国家劳动英雄称号。

与越南结下不解之缘

1954年,在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解放南方、统一国家非常艰难的时候,记者玛尔塔·罗哈斯主动申请来越南作业。在被菲德尔·卡斯特罗领袖亲自召见交付任务后,玛尔塔·罗哈斯成为在越南人民的激烈抗战岁月中直接赴越南作业的第一位古巴和拉丁美洲战地记者之一。

直到 1975 年,玛尔塔·罗哈斯每年都以记者和古巴声援越南委员会副主席的身份来到越南。 她也是伯特兰·罗素(Bertran Russell)国际法庭上的证人,该法庭是为越南的橙毒剂受害者讨回公道的地方。

越南与古巴友好协会常务副主席阮曰草副教授、博士在与《人民报》社记者分享时表示,玛尔塔·罗哈斯是尽早、深刻和全面地报道有关越南抵抗战争期间及其经济发展和革新的消息的记者。她在任何情况下,无论是在困难还是有利的情况下都为推进越古关系做出了贡献。玛尔塔·罗哈斯是声援越南人民,最初是越南南部运动的主要人物之一。同女英雄梅尔巴·埃尔南德斯(Melba Hernández)一道,女记者玛尔塔·罗哈斯是古巴声援越南运动中最活跃的成员之一,对拉丁美洲和世界人民在抗美战争中支持和声援越南人民和军队提供巨大鼓舞。

古巴革命女记者勇敢地跟随越南解放战士走遍整个战场,亲眼目睹了美国空军对越南北方进行的密集轰炸以及南方游击队的英勇顽强战斗。通过玛尔塔·罗哈斯的文章,古巴和拉美人民可以了解到越南激烈战争中最生动、最真实的故事,从此更加理解、珍重和支持越南人民的坚强、英勇和正义的战斗。

对胡伯伯的采访

在记者生涯中,尤其是在越南期间,女记者玛尔塔·罗哈斯一直珍惜的无价记忆是对胡伯伯的采访。这位古巴女记者是在胡志明主席逝世前对他老人家进行采访的最后一位外国记者之一。

1965年,从越南南方革命根据地前往河内,女记者玛尔塔·罗哈斯向越南领导人表达了采访胡志明主席的愿望。然而,当时战争依然惨烈,因此采访无法进行,直到1969年,古巴女记者才有机会见到了胡伯伯。

女记者玛尔塔·罗哈斯曾陈述,在7月的一个早晨,当时的《人民报》总编辑黄松同志带她来会见胡伯伯。会见时,胡伯伯用西班牙语打招呼“早上好,玛尔塔同志”,然后像从远方归来的亲人一样笑着拥抱玛尔塔。虽然阅读和听过了许多有关胡伯伯的故事但直接见面才让玛尔塔充分感受到他老人家的朴素和真诚。
前越通社国际新闻编辑部副主任、越通社驻古巴分社首位社长武文欧接受《人民报》采访时回顾了女记者玛尔塔·罗哈斯在陈述了她与胡伯伯会面时的兴奋。
她说,作为来采访胡伯伯的记者,反而,她却被胡伯伯采访。胡伯伯亲切地询问古巴情况,问候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健康状况,又问起了玛尔塔在南部战场的工作之旅等等。一位古巴记者对越南人民领袖的采访顿时变成了兄弟、同志之间的亲密无间的交谈。

这位女记者曾分享过她在那次历史性会议上送给胡志明主席的礼物。来采访之前,知道胡伯伯经常抽烟,玛尔塔·罗哈斯准备了一个用古巴著名的纯铜制成的烟灰缸。收到来自远方兄弟国家的礼物时胡伯伯感激地说,因为身体不好,已经戒烟了,但烟灰缸还可以用于其他用途。他把桌上的回形针收集起来并放到烟灰缸里。

回到古巴后,玛尔塔·罗哈斯始终对兄弟般的越南国家和人民怀有特殊的感情。这位女记者积极参加越南支持运动,努力促进两国友好活动。在重要的纪念日里,她经常在《格拉玛日报》发表了关于越南、越古两国团结、始终如一和纯洁的关系的极有见地的文章。玛尔塔·罗哈斯的许多其他文章虽然没有直接谈到越南这个话题,但也有相关的内容。

90岁高龄的玛尔塔·罗哈斯仍担任古巴-越南友好协会副主席一职。9月18日,这位女记者是国家主席阮春福与古巴与各国人民友好协会(ICAP)和古巴-越南友好协会代表的亲切会晤中的最年长成员。

资深革命记者玛尔塔·罗哈斯强调,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对古巴进行访问继续深刻体现了越南历代领导人愿维护和发展与兄弟般的古巴人民关系坚定不变的决心。

古巴驻越南大使奥兰多·尼古拉斯·赫恩德兹·纪廉(Orlando Nicolás Hernández Guillén)透露,资深革命记者玛尔塔·罗哈斯逝世当天古巴发表的多篇文章中,她的生活总是与兄弟般的越南国家息息相关。她一直肩负着成为越古两国团结、长期合作和可持续关系的友谊桥梁的使命。(来源:人民报)

越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