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日内瓦会议场景。图自因特网

越通社河内——评价关于印度支那的1954年 《日内瓦》协定实施成果,各国大多数学者共同认为:这是越南的胜利,体现着民族解放战争中逐步获胜的策略。

当法军在奠边府的集团据点被越军占领24个小时之后,关于印度支那的日内瓦会议(下面简称为日内瓦会议)正式召开。可以说,这是法国与越南自从独立越南国家诞生以来的正式第四次谈判会晤。虽然那些会晤的目的根本没有差别,但是此次双方会议的背景和地位比此前的有很大的差别。这表现为由法国外长比顿率领的法国代表团都穿着黑色衣服,由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范文同率领的越南代表团以胜利者的心态与会。

经过70多天的磋商、31次会议以及许多双方和多边接触会议,1954年7月20日,越南与法国签署停火协议并于1954年7月21日同各方发表联合声明。日内瓦会议结束,关于印度支那协定得以签署并成为国际性文件,被视为在越南军事、政治、社会、外交、法理等方面全面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措施,为越南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打开新局面。此胜利先是从越南全民、全军的爱国传统、顽强意志及智谋、勇敢精神出发,是从1953年至1954年冬春战役,顶峰是奠边府大捷的军事斗争与谈判中的外交斗争的紧密结合出发。况且,那就是我党和胡志明主席对当时国际背景、敌我双方力量相比的明智认定。在此基础上,我党提倡领导、指导民族解放斗争事业的正确路线。那就是“知己、知彼”,“及时停顿”以便巩固、建设、发展力量,积累物质,塑造新势力和新实力,稳步向前迈进,完成民族解放、祖国统一大业。我们从日内瓦会议吸取许多珍贵教训,其中“逐步获胜”艺术教训表现在以下的一些方面:

第一,《日内瓦》协定是肯定越南独立、主权、领土完整的第一国际法理基础。在1945年9月2日宣读的《独立宣言》中,胡志明主席向全国各族人民同胞和国际社会隆重宣布越南民主共和国正式诞生并是拥有独立、自由的主权国家。然而,实际上,越南被看做是法国的殖民地国家、“自由国家”、法国联盟印度支那联邦的一部分。印度支那三个国家在抗法战争中的胜利,尤其是煊赫五洲、震动地球的奠边府大捷就是日内瓦会议召开原因所在。这是五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共同参与的国际会议。这次会议,虽然每个国家都有一定的企图,但是都就发表联合声明达成一致。那是越南的很大胜利——关于越南的第一协定,各个大国正式承认越南的独立、主权、统一、领土完整,这是世界大战后没有任何国家得到的认可。这也说明越南民族争取独立、自由的渴望在半个国家领土上得以实现。拥有国际法理的初步重要胜利有助于越南人民反抗美国帝国的干涉及抵抗美国侵略的整个革命斗争到获得全面胜利为止。

历史实践证明,越南彻底利用《日内瓦》协定的法理依据在一切领域上进行全面性斗争的艺术已经揭露美国的侵略企图,谴责敌人违反《日内瓦》协定、反对大选协商及长期分裂越南的企图。在协定的法理范围内,我方提高越南南方人民的自决权,成立越南南方解放民族阵地,为推翻美国帝国和走狗的统治斗争提供合法基础,争取越南南方的独立、民主、中立,进而实现国家统一。尤其是美国帝国军队于1965年侵略越南、扩大战争范围时,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根据《日内瓦》协定所规定的越南基本民族权提出著名的四点立场。这不仅是抵抗美国的重要基础,而且还受到政坛及广大人民群众以及世界上热爱和平、公理力量的同情和支持。

第二,《日内瓦》协定是越南建设强大的越南北方、使之成为支援南方战场抗美的战略后方的先决条件。签署《日内瓦》协定迫使法国撤军回国,恢复印度支那的和平,其中越南北方得到完全的解放。这提供一个独立国家所拥有的完整机构体系的领土空间,从此越南全党、全民、全军致力于巩固、建设、发展越南北方,使之走向社会主义革命道路,成为向南方大前线支援人力和物力的战略后方。在二大八中全会上,我党明确指出“北方是我方的根据地。无论如何,北方也要得到巩固”。其次,1960年召开的越共三大确定,北方的社会主义革命对越南全部革命事业起着最重要的作用,所以必须着力建设并保卫北方,使之成为全国的革命根据地和南方解放斗争事业的战略后方。实际上,由于建立和平的环境,在我党的明智且巧妙的领导下,北方的人民群众克服了一切困难和艰巨,完成土地改革计划,胜利结束经济复苏时期,治愈战争的伤痕。同时,积极开展竞赛,力争实施“三年”、“五年”计划,发展经济社会,加强国防安全,主动打败敌方的战争升级的一切企图,成为支援南方的坚固后方,同南方完成民族解放斗争、国家统一大业。解放与捍卫祖国的战争数据总结结果表明,仅在1975年春季总攻势,80%的士兵人数、81%的武器、60%的燃料、65%的药物和卫生用品、85%的运输工具都是从北方得来的。这重申《日内瓦》协定为“半个国家”的重大价值,即营造和平、独立环境,出色完成任务,并是全国的革命根据地。

第三,《日内瓦》协定——主动性、独立、自主的经验教训,是1973年《巴黎》协定取得胜利的决定性重要基础。据外教历史研究专家克荥称,“《日内瓦》协定实际上是各个大国部署的国际妥协,其中每个与会方都享受一份利益”。换句话说,日内瓦会议的召开是各个强国的“安排”结果,越南民主共和国只是被邀请的有关一方。因此,虽然越南是议事的两个主要主体之一,但是完全没有提出有关议事过程及与会成分的意见。这使得越南进行谈判时处在被动的下风,因为与会9个代表团中的6个代表团是对方的,剩下的3个代表团是我方的(包括印度支那抗战力量的唯一代表——越南和苏联、中国)虽然越南是战场上的获胜者,但是越南也无法给法国施加压力,不能发挥谈判时的军事胜利优势,在处理与大国关系中遇到不少困难。这是珍贵经验教训,因为召开巴黎会议时,我方充分发挥独立、自主性,在主张、路线、斗争战略、策略、方法及力量方面都做好准备,同时,灵活把握对方的意图,彻底利用一切机会,以便设立与美国进行直接、双方的谈判会议的外交阵线(尽管后来转为四方会议,敌我双方一直处在平衡之势)。这给长达近5年的谈判进程带来高效,我方一直保持主动权,坚决斗争,迫使对方在《日内瓦》协定前提下于1973年签署《巴黎》协定。

回顾关于印度支那的日内瓦会议65年的历史,越南革命的伟大胜利再次强调进攻革命斗争路线,以停为进、稳步实现最后目标是我党的战争指导艺术。为了领导长期的抗法战争取得最终的胜利,我党深谋远虑,提倡正确的革命斗争方法,不主观轻敌,胜不骄,逐步获胜,进而取得完全的胜利。当前,在国际融入日益深广的背景下,通过和平手段解决有关国家、民族利益的矛盾和纠纷是时代的必然趋势。因此,研究、发展日内瓦会议中的逐步获胜艺术教训是采取行之有效措施的重要基础,以便发展我党和国家政府的对外路线,为胜利完成新形势下建国与卫国两大战略任务做出贡献。(来源:越南全民国防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