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振企业力量 hinh anh 1附图 图自越通社
越通社河内——新冠肺炎疫情的负面影响致使越南企业界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各家企业须推动结构重组,以克服内在局限,适应不断变化的营商环境,增强复苏能力。

政府在向国会报告2020年企业国有资本投资、管理和使用情况时表示,越南企业的财务状况和生产经营效率与往年相比有所不同,但与其潜力仍不相称。

画卷呈现许多暗色

截至2020年底,国有企业共807家,总资产超过3600万亿越盾,资产净值超过1700万亿越盾,均比2019年增长1%。新冠肺炎大流行导致生产经营活动效益急剧下降。具体而言,2020年,这些单位的总营收超过1900万亿越盾,同比下降12%;税前利润锐减22%,仅达近163万亿越盾;平均税前利润/资产净值比率为9%,平均税前利润/总资产比率为4%,较2019年水平的12%和6%大幅下降;国有企业的财政收入也下降了14%。

在73家国家持有100%注册资本的企业中,有8家母公司因生产经营活动亏损而未能保全资产净值。2020年,大多数集团和企业受到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影响,因此其总营收减少或仅与上一年持平。根据政府的总体评估,虽然国有企业的数量仅占正在经营企业总数的0.08%左右,但仍持有许多重要的经济资源,目前占市场上所有企业总资产的7%以及资产净值的10%,对全国GDP的贡献率超过29%。

然而,国有企业部门尚未体现其在引领、激励、推动其他部门发展、促进增值链对接等方面上的突出作用。这些单位的运行效果与所持有的资源仍不相称。国有企业的营收和利润增长率低于企业资本增长率;营收和利润增长率低于非国有企业和外商直接投资企业的。并且还有国有企业在生产经营中效率低下、严重亏损。

越南中央经济管理研究院前院长阮廷宫博士担心地说,虽然国有企业部门依然持有国家的重要资产来源,但其作用正变得越来越模糊。国有企业不仅无法从外部调集资源,而且还没有充分调集和最大限度地利用他们所拥有的资源。与此同时,股份制改革和撤资过程慢于计划,限制了企业治理能力的革新以及私营部门在国家退出领域的参与。未来国有企业结构重组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就是要更新思路,把国企真正视为与其他企业一样具有完全自主经营权,按照市场原则和公平竞争进行经营和投资活动的企业。同时,民营经济以小微企业为主,企业治理水平尚未现代化,尚未接近世界普遍水平,缺乏素质高、有技能、技术熟练劳动力,技术落后,尚未掌握新的现代技术。因此,竞争力和运营效率低;与外国投资部门对接的准备程度有限,尚未满足区域和全球价值链的要求,为应对外面挑战的抵御和灵活转换能力还很弱。

选择支持“坐标”来实现突破

为了与企业同行,政府和政府总理及时发布政策和措施,以支持化解新冠肺炎疫情对生产经营活动造成困难。近日,国会常务委员会还于10月19日颁布了关于出台企业和民众部分支持措施的第406/NQ-UBTVQH15号决议。其中提出2021年有四个税收减免方案,包括减少企业所得税;对个体户在今年最后两个季度产生的税款进行免税; 减少部分行业的商品和服务增值税;对2020年亏损的企业和组织免缴税款、土地使用税和地租债务等滞纳金。这其中有自越南出现疫情以来首次应用的三项措施。尽管紧急和短期的支持和解决方案是非常及时和必要的,但如果企业没有及时获得支持,新冠肺炎疫情的负面影响预计将延长和更加严重。因此,须立即准备中长期支持措施,为帮助企业能够适应新形势,快速恢复生产经营活动奠定基础,为将来实现突破注入动力。

为2021-2025年阶段支持和发展企业,计划投资部关注一系列支持结构重组的措施,以帮助企业适应不断变化的营商环境,增强复苏能力。那是支持数字化(远程办公和电子销售),意在提高企业家、企业主和劳动者的数字技能;扩大对基础设施、工具和数字化的切入范围。支持革新创新和技术发展,集中于与大疫或支持提升竞争力有关的因素。支持寻找新市场以弥补商品和服务消费的减少。计划投资部还强调了在新冠肺炎大流行发生时提高技能和为工人提供新技能的支持措施。这是许多国家为提高人力资源质量而开展的经验。例如,新加坡政府通过未来技能倡议支持从事餐饮服务和零售工作的劳动者参加技能培训课程。德国和马来西亚为初创企业提供一揽子支持计划。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前越南经济院院长陈廷迁副教授、博士认为,需要选择“优先坐标”,以有重点地提供扶持。那可能是一些重要的生产链、对经济复苏具有决定性作用的增长中心,或者一些具有国家使命的企业,大型企业,而其可能拉动整个相关链条的。陈廷迁博士强调,新冠肺炎大流行深刻改变了世界经济,从实体经济大力转向数字经济。美国和中国等经济体在大流行之后的强劲复苏都归功于强大的高科技和数字经济导向。从国际经验来看,如果不想错过节拍,越南就必须紧急为数字经济的能力做好准备。(来源:人民报网)
越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