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解放军。(图片来源:资料图)

越通社河内——1967——1968年阶段是我国民族统一国家抗战事业中的一个特殊时期。在此次抗战中,在党和胡志明主席的领导下,我国军民已经发挥智慧,继承老前辈的打败外敌传统,把民族力量及时代力量相结合,战胜重重困难并取得1975年春季大捷,统一国家。在抗战中的每个阶段里,政治斗争、军事斗争及外交斗争三者相辅相成、相互依存,从而形成全民族综合力量。

在抗战中的关键时刻内,特别注重于外交斗争的作用,其中在1968年戊申春季总进攻和崛起期间,把外交战线放在胡志明主席及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与指导之下,有助于让其与其他战线保持紧密配合并为军事进攻奠定基础,同时发挥战场上的胜利这一优势,从而获得更大、更有意义的大捷。

打造外交优势、进而进行总进攻

1968年戊申春季总进攻和崛起在抗战日益激烈的背景下进行。敌人扩大战争规模,对越南北部地区进行持续轰炸,破坏并给人民造成严重损失,其让世上进步人士日益感到担忧。许多国家及著名人士已经要求结束战争,呼吁有关各方进行谈判并采取政治外交解决措施。联合国秘书长、加拿大总理、法国总统等人士都表示,愿当调解人并提议尊重越南的独立与统一,抓紧进行和平商谈。在此背景下,美国已经进行有史以来最具规模的外交运动。他们派遣特派员去说服40多个国家,向100多个国家元首致函并采取许多其他措施,旨在为此战争辩护。

在此背景下,1967年1月召开的越共三届十三中全会已经同意加大外交斗争力度并明确,南部地区的军事及政治斗争是决定战场上取得胜利的因素,其为外交战线获得胜利奠定基础。有关具体的任务,外交战线的任务是提高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的四点立场并阐述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五点声明”,争取兄弟般国家及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世上热爱和平与正义友人的支持与协助。

落实党中央的上述指导意见,越南外交部长阮维贞接受外国记者的采访时宣布:“······美国必须无条件地停止对越南北部地区的轰炸和其他一切战争行动。只要美方落实此事,越南民主共和国与美国才能进行谈判。”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动提出和平谈判一事是准确且相时而动的外交战略并赢得广泛国际舆论的赞同。

把谈判活动与美帝国停止轰炸北方相结合有助于强化我国民族斗争的正义性并突出阐述了侵犯在1954年日内瓦会议上已获国际社会承认的一个主权独立国家之主权、安全及领土完整的行为。世上社会主义国家、大多数不结盟运动成员国、各和平运动成员,甚至是挪威、瑞典等西方国家都发出强有力声音,给美方-伪政权施加巨大国际压力,要求他们采取措施结束战争。

从而,外交战线为我国军民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进行1968年戊申春季总进攻和崛起并在战场上占据主动做出贡献。

为战场上获得大捷提供共振力量

让1968年戊申春季总进攻和崛起获得胜利的重要要素之一就是世界人民广泛团结并大力支持越南人民的这场正义斗争。在1869——1968年阶段,我国连续采取外交攻势,旨在争取国际友人的支持。我国人民斗争的正义性已经为争取世界进步人士的同情打下重要基础。

我们主动动员与开展对外斗争活动,促进支持越南的热潮越来越热。越南民主共和国及越南南方解放民族阵线多次组织高级代表团访问世界各国并与其领导人及各阶层人民会晤,旨在阐明越南人民抗美战争的正义性。“致力于越南”的数千场集会及示威游行等活动在世上许多国家首都纷纷举行。

通过美国人民的反战运动争取他们的支持也是外交战线在这个阶段中的重要任务。越南民主共和国的谈判倡议、正义性及积极态度以及在战场上的节节胜利、尤其是在西贡、顺化等大城市的大捷,使美国人民的反越战运动规模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大。我们同时采取系列明智之举,诸如邀请一些美国记者赴越南北部地区亲眼目睹炸弹对越南平民造成可怕的破坏这一场景,然后客观诚实地就其进行媒体报道。

越来越多美国议员要求美国政权立刻停止在越战争并进行实质性的商谈。利用美国内部的矛盾,我国外交事业已经弘扬正义性并发挥我国人民的胜势,为支持越南打击美帝国的世界人民团结阵线的形成做出决定性贡献,真正把民族力量与时代力量相结合。某人已经提出准确且合理的意见称,美军不仅在越南,而就在美国打输了。

外交战线在争取兄弟般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大力支持与尽情帮助方面上已经取得成功,其有助于我们继续促进前苏联、中国等国家保持对越南提供精神与物质等方面上的巨大协助或扩大其规模,特别是在我国集中人力及财力进行总进攻期间。

为战场上的胜利做出贡献

1968年戊申春季总进攻和崛起的胜利是战场上的胜利与外交战线上的胜利紧密配合的结果。

其一,外交战线及时、有效掌握第一轮总攻的战略性胜利,逼迫美帝国在有利于越方进行谈判。美国总统约翰逊1968年3月31日宣布单方面停止对北越北纬20度线以北地区的轰炸,愿意进行和平谈判并随时派遣代表到任何地方。约翰逊总统的这一宣言正式承认美军在越南北方的升级战争和在南方的“局部战争”的失败,同时也是坚决而柔韧的外交斗争的结果,逼迫美国在有利于越方进行谈判。尽管美方尚未完全满足越方关于停止对越南北方轰炸的要求,但越方决定趁机与美方进行直接谈判,旨在牵制和迫使美方边谈判边降级战争;与此同时,高举正义旗帜,善意谈判,争取国际舆论和友人的支持,为下一轮总攻提供支援,与战场分火。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1968年4月3日宣布愿派遣代表与美方代表会面,确定美方无条件停止空袭和破坏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其他战争行动,以便开始谈判。越方继续进行外交攻击,要求美国完全停止对越南北方的轰炸,而不仅是停止轰炸北越北纬20度线以北地区,同时配合在战场上协调形成“边打边谈”局面。

其二,外交战线已对美国施加国际压力,坚持正义立场以争取国际舆论对总进攻的支持。1968年5月越南在巴黎—聚焦众多国际媒体和外交界的地方与美国开始正式的和谈,旨在充分肯定越南人民斗争的胜利和正义性。在第二轮和第三轮总攻中,在谈判桌上,越南已对美国升级在南方的战争作斗争。要求美国无条件停止对越南北方的轰炸并坚决反驳军事提议。

其三,外交战线已发挥战场上的胜利,逼迫美国降级战争,承认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地位,为于1973年1月签署巴黎协定奠定基础。1968年11月1日美国宣布完全停止对越南北方的轰炸并接受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参加四方谈判。越方接受四方谈判,同时维持越南民主共和国与美国的直接谈判渠道一事有助于把美方“束缚”在巴黎谈判桌上,充分发挥1968年戊申春季总进攻和崛起的丰硕成果。其在刚竞选获胜的尼克松政府将对越南战争作出战略调整,但不能取消谈判的背景下更有意义。在阮文绍政权坚决反对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参加谈判的背景下越南逼迫美方承认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作用也有助于分化美方—伪政权,使伪政权对自己未来表示担忧,因为此事将给南方提供有关伪政权不是唯一力量的政治措施可能。

一些长期经验教训

1968年戊申春季总进攻和崛起过去半个世纪了,但其留下的宝贵经验教训一直具有深刻的时代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我国军民在1968年戊申春季崛起总进攻和外交斗争中取得的胜利首先取决于越南党、国家的英明、直接领导。准备外交阵势、制定计划和发挥1968年戊申春季崛起总进攻的胜利等都得到越南党、胡志明主席和各位领导在不同阶段直接指导。

其二,该重大胜利还体现军事国防阵势与外交战线紧密相连的长期价值。外交战线以对方的公开承诺、胜利的扩张与争取国际友人在物质和精神上的巨大支持等为维护战场上的胜利成果做出贡献。此外,外交战线还为胜利和支援战场做出直接贡献。

其三,1968年戊申春季总进攻和崛起和巴黎谈判还展现了越南在紧跟、评估世界和地区形势以及力量对比的重要性。越南人民的胜利表明,正确评估情况、提出合适政策将有助于争取民族力量和时代力量,确保国家和民族的最高利益。

从上述经验教训可以看出,我国军民在1968年戊申春季总进攻和崛起的胜利具有深刻的战略意义和时代价值。外交战线有助于发挥战场上的胜利,开启延长5年的巴黎和谈,从而为我国人民解放南方、统一国家打下前提。外交斗争与军事斗争紧密配合的经验教训至今仍保留着其原来的价值,为当今的建国卫国事业做出贡献。(来源:人民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