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图。图自 越南之声

越通社河内——越南文学在中国的地位一直是越南作家及喜欢越南文学的中国朋友日夜牵挂的问题。最近,越南小说《战争哀歌》在中国出版。这是越南作家的小说时隔多年再次登陆中国。该书中文版译者是在北京大学东南亚系从事越南文学教学和研究工作20多年的夏露副教授。

《战争哀歌》中文译本于2012年完稿,随后,中国几家杂志刊登了一些节选,广受中国作家、诗人好评。

[向法国读者推广越南文学之活动]

中国当代文坛最优秀、最有威望的作家之一阎连科读了夏露的译本后评价《战争哀歌》是“东方战争文学的标高”。身为“荒诞现实主义大师”的阎连科写道:“我想,倘是没有如夏露这样执着辛劳的翻译,我们至今都将对越南文学停留在过往几十年前僵化陈旧的记忆上,会以为世界上除了中国和西域这两宅大户人家的几枝毛笔、众多钢笔外,世界上就再也没有笔墨和纸张的写作了。”

这也是《战争哀歌》的出版方,中国目前一流私营出版社,中南博集天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S_Booky)代表王远哲的看法。王远哲说:“保宁的作品在世界文学里面不敢说是最好,但在战争文学里面肯定是第一流。我记得我们文学课上没有越南文学,因为本科的世界文学涉及越南文学很少,我基本没有印象。读完这部作品,我对越南文学刮目相看。从出版社角度来讲,以后越南文学如果有好的翻译,我们一定会看。我们这本书原来打算做出试试看,但现在整个文本搞好了。我们对文本质量很有信心。所以现在公司在当A类制作,这是重点书在推销。”

读了中文译本后,阎连科把这本书列入他担任创作中心主任的中国人民大学创作班的外国文学作品必读名录。夏露则是自2009年起就选择一些章节纳入教学课程。译本完成后,2015年,夏露开始向她的研究生讲授该书的全部内容。

而作家保宁则对自己的“呕心力作”被译成中文出版感到无比振奋。他说:“得知学者夏露把《战争哀歌》译成中文并即将出版,我很振奋。这部小说早已翻成英文等多种外语,但从未翻成邻近越南且文化博大精深的中国语言。和其他语言相比,翻成中文是质的不同,因此我很高兴,甚至自豪。由于种种原因中断了多年后,如今,越南文学作品再次被介绍给中国读者。而中国文学作品在越南相当流行。两个民族如此相近,所以,我们期待将有更多的越南文学作品被译介到中国。”

附图。图自 越南之声


虽然困难不少,甚至有时自己也叹息:“当今市场经济中,我在干一种没人想干的工作”,但夏露对越南文学的爱从不曾改变过。她说: “如果重新选择,我一定还是选择越南语言文学研究。因为越南语和越南文学为我打开了世界的一扇特别的窗口,我透过这扇窗,认识了越南,同时更好地认识了中国的语言文学、中国与越南的关系以及中国与世界的关系。这些年,通过研究越南语言文学,我还结识了很多越南朋友和世界上很多研究越南的学者。我做的工作还很有限,但这份工作却回报了我太多,我时常跟朋友说我感谢越南,感谢越南语和越南文学,无论走到世界的哪个角落,我都不会停止关心越南文学。”

在越南,有人把夏露称为“越南文学在中国的接生婆”。因为把所有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越南语及越南文学研究,现在,除了《战争哀歌》外,夏露还拥有包括关于越南古代、当代文学的翻译作品及研究工程在内的丰富、庞大的精神财富。就短篇和中篇小说而言,大约发表了阮辉涉、阮玉思、伊班、阮日映等当代作家的10多部作品译本,足以出版一本《当代越南短篇小说精选》。这也是她目前最大的愿望。(来源:《越南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