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军队报新闻网近日发表文章指出,中国史书有记载黄沙群岛属于越南。

文章写道:上述这一内容可以追溯到中国清朝时期,释大汕于1696年撰写的《海外纪事》第三卷中有这样记载:越南阮主(Chúa Nguyễn) 已经对万里长沙(即黄沙群岛)行使主权。中国史书原文如下:

“蓋洋海中橫亘沙磧,起東北直抵西南,高者璧立海上,低或水平,沙面粗硬如鐵,船一觸即成虀粉。闊百許里,長無算,名萬里長沙。渺無草木人煙,一失風水漂至,縱不破壞,人無水米,亦成餒鬼矣。去大越七更路,七更路七百里也。先國王時,歲差澱舍往拾壞船金銀器物云。秋風潮涸,水盡東洄,一浪所湧,即成百里,風力不勁,便有長沙之憂”。(《四库全书》中的《海外纪事》,卷三,24页)。

此外,1909年前由中国出版发行的古地图都证明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不曾属于中国。因为这些地图中都没有标明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或中国所谓西沙和南沙的位置。所有中国古地图均标明海南岛是中国领土的南端。有关方面的记载可以追溯到明代时期1461年出版的大明一统志。

然而,中国方面所提供的所谓“证据”却都是有关海外的记载,如南宋1225年赵汝适著的诸蕃志指出千里长沙和万里石塘在藩国,即国外,并非中国。此外,三国吴万震撰的南州异物志,宋代的诸蕃图却记载中国与别国的交界位于交趾洋,即越南今日的北部湾,而北部湾却与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遥遥相隔。因此,以上诸多资料已经间接地证明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不曾属于中国,而属于中国所提到的藩国或交州、南州(即越南)。

中国1974年采取武力手段侵占越南黄沙群岛之后,对黄沙群岛进行考古工作,中国方面称发现了岛上许多古文物如古铜钱,陶瓷等,不过这些古物都不能用来证明中国对黄沙群岛的主权。这样的逻辑行不通。因为,越南曾在安江省Óc Eo发现古罗马硬币,这不能证明Óc Eo是古罗马的。中国考古学家还发现14座古寺庙,其中富林岛(中国称永兴岛)上有一座叫“黄沙寺”。

事实上,“黄沙寺”是越南历代王朝对黄沙群岛行使主权时所修建的寺庙。1909年,广东政权自以为Paracels是无主之地(其实越南是它的主人),开始学着西方的占有方式,派遣战舰赴黄沙放射21发炮弹,之后插上国旗并宣示对黄沙群岛的主权。这也不能说是证明黄沙群岛属于中国的证据。

大量的史料已经证明Paracels即黄沙群岛(中国称西沙群岛)1909年以前不曾属于中国,而属于越南。

——历史实际表明,中国从1956年就开始侵占越南黄沙群岛东部诸岛,到1974年中国动用武力侵占当时由越南西贡政权管辖的越南黄沙群岛剩下西部诸岛。1988年3月14日,中国继续动用武力侵占越南长沙群岛的部分岛礁。

中国作为东海沿海国家已随意划出了模糊的、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侵犯邻国海域的海上疆域主张线,试图在邻国海域里制造所谓“争议区”,进而要求邻国在他们自己国家的大陆架海域里“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越南有充分历史证据和法律依据,证明越南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拥有主权。早在17世纪,越南历代封建王朝已持续地、和平地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行使实际主权。(越通社-V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