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圩火龙果合作社加工区。(图片来源:人民报)

越通社河内——在发展其他经济成分的同时,以合作社为核心的集体经济多年来在越南推动经济发展和维持社会保障稳定方面起着重要作用。尽管发挥积极效果,但合作社仍在运行中面临许多困难,需要及时作出调整以保持其在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稳步发展。

合作社的“亮点”

隆安省周城县十年来因具有高经济价值的火龙果生产区而闻名远近。2008年,浔圩市镇会春乡的13家个体户找到了共同之家——浔圩火龙果合作社。最初投资额为2.5亿越盾,成员们互相合作、将越南火龙果卖到世界多国消费者手中。至今,浔圩火龙果合作社共有40名成员,法定资本达40亿越盾。

[推动越南创意工业发展] 

想起尚未加入合作社的日子,浔圩火龙果合作社一名成员黄原勋(安陆隆乡)称,他家庭于2007年开始种植火龙果。当时,火龙果产品主要向贸易商提供,需经过多个中间环节,因此价格往往偏低且并不稳定。他有时候还买到假冒或质量差的肥料、未达到标准品种等,导致“歉收”的情况。自从加入合作社以来,合作社从输入到输出的整个过程全包下,上术情况不再发生。黄原勋先生表示,火龙果以优惠价格由合作社承包(合作社的购买价格一直高于市场价格1000至2000越盾/公斤)、收购活动稳定,加上当前价格相当高,因此他们家庭的经济有所改善,面积达逾3公顷的火龙果种植地区每年给他带来数亿越盾的收入。 另外,合作社还为成员们增加生产提供支持和创造便利条件,培训科学技术知识,从而提升产量和质量,维持产品在市场上知名度。

不仅帮助成员们致富,该地区的许多农民也从合作社的发展中受益。目前,约有300户农民种植火龙果,集中于浔圩市镇和阳春会、龙池、安陆隆等乡,种植面积约1500公顷左右,是浔圩火龙果合作社的主要货源。此外,合作社正在为近100名当地劳动者、尤其是妇女、贫困户和没有土地的农民创造就业机会,月均收入达600万越盾。木化县平和中乡刘氏六是合作社模式受益者。她主要工作是农作,因此尽管家住在距离火龙果加工厂几十个公里的地方,也要每天到合作社干活,每个月收入500-800万越盾。不仅六姐,连她两个孩子也正因浔圩合作社的零星工作而增加了收入。

面对挑战

可以看出,合作社模式是协助家庭发展生产和在市场上与其他经济成分创造平等地位的最有效模式。 然而,不断努力在市场上取得稳固的立足点的同时,合作社还要面临许多新挑战,特别是第四次工业革命,需要提出新方法和思路。

例如,从建立大型火龙果种植区、在市场上打造品牌到投入研究大量生产红心火龙果、干火龙果等新火龙果产品, 周城县火龙果种植者已将现代科学技术应用于生产,取得了积极成果。据周城县农民协会主任陈文领介绍,除了协调配合该地区合作组、合作社和农民户外,该协会正在建设面积达2000公顷的高科技火龙果种植区。 与此同时,当地各部委行业正积极展开树立周城县火龙果品牌,以提升其在国内和国际市场上的地位。眼前,该地区合作组、合作社和农民户抓紧时间建立火龙果条码系统,便于向国外市场出口。

然而,合作社生产模式从宽度到深度、从传统到应用高科技、达到国际标准的现代农业种植以及寻找国内和国际市场等转变路径并不平坦。

浔圩火龙果合作社董事长兼经理张广安分享,让合作社的产品在市场上立足是一个漫长的途径。首先是实现农户之间的合作对接、携手共进。其后,是为合作社选择发展方向,创造产品输入输出的链接。更重要的是大胆投入绿色生产模式,根据越南良好农业规范认证(VietGap)标准,以品质更高的新品种取代旧品种。

该过程说起来十分剪简短,但张广安先生以及合作社多名领导一致认为,在跨出的每一步,合作社都要面对种种困难。张广安先生称:“目前我们最大的难题是资本。 为了让火龙果产品满足质量标准,投资成本也随着增高。 此外,因为美国、日本、新加坡等苛刻市场的需求很高,所以合作社从生产、分类到初步加工、包装等技术流程必须极其严格执行。”

不仅缺乏建设基础设施、扩大规模的投资资金,目前大部分合作社在组织生产,寻找产品和销售渠道,确保成员们的权利等方面上遇到了困难。实际上,目前很多合作社成员还未参与社会保险。合作模式的宣传和扩展工作尚未得到广泛实施,帮助人们相信于合作社带来的社会经济利益。

因此,为了逐渐克服一些薄弱和不足之处,为促进合作社运动发展注入动力,提高合作社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贡献,未来应多措并举、同步开展各项措施。继续加大宣传力度,深入培训有关合作社的法律规定,建立合作社模式、对其进行总结从而推广典范模式,逐渐肯定合作社乃至集体经济是致力于发展经济社会的重要因素。(来源:《人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