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越柬第一次国防对话会(图片来源:人民军队报)

越通社河内——2015年12月31日,东盟共同体正式建成。当东盟十国领导人于2015年11月22日签署关于建立东盟共同体的《吉隆坡宣言》时,东南亚地区政治地缘面貌已有巨大的改变了。回顾共同体建立进程,国防军事合作已为政治-安全共同体——东盟共同体三个支柱之一的建成作出了重要、积极贡献。在后续时间内的合作将会存在许多困难和挑战,但也有巨大的机遇和展望。

重要的亮点

在东盟地区论坛框架内的国防对话举行的同时,早在21世纪头几年,东盟国防军事会议已逐步得到设立,造成了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在不同级别的广泛合作框架网络。这些对话机制已为东盟内部以及东盟和各伙伴国的国防军事合作打下基石。东盟防长会议、东盟防长扩大会议、东盟国家武装部队首脑非正式会议(ACDFIM)等典范机制的进展是东盟框架内国防军事合作取得重大进展的生动表现,为促进和扩大在具体领域的合作打下基础,为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截至目前,东盟防长会议历经了十年并被确定为地区各国间在国防领域的正式高级合作渠道。东盟防长会议所取得的结果已反映东盟各成员国之间国防领域日益深广、切实的合作。

在地区蓬勃发展,利益和争端交叉,国际舞台倾向亚太地区,各国的利益与地区息息相关等背景下,东盟防长扩大会议的问世已为东盟已有的国防合作机制注入新动力。与此同时,为东盟国防军事合作吸引外来资源,为了地区和平、稳定和发展营造新机遇。以加八机制的东盟防长扩大会议为东盟防长会议的倡议能够争取外来资源,发展成为地区当前最有效、切实的多方合作机制打下良好的平台。

另一方面,东盟国家武装部队首脑非正式会议通过十二次会议的形成和发展已证明,每个国家军队力量一向对维护安全和稳定扮演积极主动的作用。在任何紧急、困难情况下都有军队力量。

在东盟国家武装部队首脑非正式会议框架内,各项军事合作正在得到各军兵种全面开展。东盟各国情报领导人会议、海军、陆军、空军司令员会议、作战局长会议、军医局长会议等一些列活动纷纷得到举行。此外还有东盟军队青年医生、海军、空军青年军官、东盟陆军军用枪射击等交流活动。这些交流合作已为东盟各国武装力量建立互信了解、加强团结友谊作出积极贡献。

这样,东盟各国与东盟和伙伴国的国防军事合作多年来已得到切实开展,满足地区安全的要求,符合各成员国的能力,有助于和平、稳定和发展,为政治-安全共同体乃至东盟共同体的建成作出积极贡献。

当前合作关系的要求

经过不断成长壮大的半个世纪后,东盟正在翻身进入了机遇和挑战并存的新发展阶段。2015年东盟共同体的建成进一步肯定协会在地区和国际舞台上的重要地位,为东盟实现更高链接需求注入动力,为加强东盟和各伙伴国的关系打下基础。2015年东盟共同体建成要求国防合作乃至东盟的全面合作须进入实质,并面向人民、为人民服务。

当前地区和国际局势仍复杂多变,要求东盟和各伙伴国磋商寻找解决措施。地区构架继续运行并受各强国政治地缘竞争的影响;领土主权争端,航行、航空安全和自由等对地区安全和人民的经济活动产生直接影响。国际恐怖、海盗、能源、科技安全、天灾等非传统安全挑战愈演愈烈。

合作进程的趋势要求东盟在已有的合作基础上,继续推动国防军事合作朝着切实、有效方向发展,其中战略对话是合作框架的基础。东盟合作不仅是交换经验和增强了解,而且还将各项倡议在每个具体领域上切实展开并落到实处。

携手共创合作机遇

为了增强国防军事合作关系,东盟每个成员国应提高在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和安全上的诚心和责任;将东盟的安全视为自己国家的安全;巩固东盟关于遏制不先使用武力,在遵守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法,严格履行《东海各方行为宣言》,支持谈判早日达成《东海行为准则》的基础上,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等的共同立场。

东盟各国应在维护核心作用的基础上,为东盟防长会议和东盟防长扩大会议明确战略方向;朝着提高合作的效率和实质方向巩固该机制的效果。

继续优先巩固双边国防关系,旨在推动东盟内外合作,避免妨害其他国家的安全,避免在与各强国关系中引起误解,着重建立互信,通过磋商、热线交换信息、高级接触、增强各国军队联合活动及军民配合等措施有效遏制和管控好冲突危机。这就是东盟作为一个共同体的国防军事合作的主要方向。(来源:越南《人民军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