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图:阮朝朱版(图片来源:越通社)


越通社河内市——海洋岛屿,特别是黄沙、长沙、昆岛、富国等东海海上群岛的主权在民族历史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可以说,阮朝是绘制从陆地至海洋的统一国家地形图的朝代,因此才有今天如此完整的国家—越南。

阮朝已对越南海洋岛屿主权进行确立并行使

越南历史科学协会副主席、承天顺化省历史科学协会主席杜邦副教授表示,当年阮朝皇帝已对祖国海洋岛屿主权进行确立并行使。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在属于黄沙群岛的富林岛上有一座名为“黄沙寺”的寺庙是由范文元队长及其士兵和平定、广义两省民夫从陆地运输材料到岛上兴建。

黄沙寺是越南在黄沙行使主权一个明显的证据。关于这个问题,越南河内国家大学科学理事会主席武明江教授强调:“可以说,早在阮朝时期,越南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主权已经得到充分和全面的确立并毫无争议的行驶。正因为如此,占领越南后,法国直接将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交由殖民地政府管辖。法国政府在属于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各岛屿上兴建天气观测站、天文观测站和派遣士兵轮流在岛上驻扎等。”

当时阮朝历代皇帝通过调动大量中央内阁机构、工部、户部、兵部、刑部、钦天监监正、水师等官员与各地方官员和广义省、平定省渔民紧密配合,在黄沙群岛实施年度公务,如绘制地图、岛上资源清查、远航测量、插航标、植树、修建寺庙、建立主权碑、建设仓库与哨所系统和设置税务征收所、天文观测与天气预报站等方式确立和肯定越南对祖国海洋与海岛的主权。正因为如此,占领越南后,法国直接将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交由殖民地政府管辖。法国政府在属于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各岛屿上兴建天气观测站、天文观测站和派遣士兵轮流在岛上驻扎等。可以肯定,在整个阮朝时期,阮朝历代皇帝均认识到海洋与海岛对朝代的存亡,对国家和民族的安全等具有重要意义。其被视为从远距离防守及保卫国家的重要因素和基础。其也是对阮朝的靠海谋生和加强海洋与海岛防守的主张产生影响的因素之一。

越南承天顺化省顺化市古都遗迹保护中心主任潘青海博士表示,研究结果表明,阮朝时期(1802年至1945年)涉及越南海洋与海岛的资料主要包括《大南实录》、《钦定越史通鉴纲目》、《钦定大南会典事例》、《大南一统志》等朱版和正史资料,其正是证明越南阮朝对海洋与海岛的设立并行使主权的极为重要的资料。

值得一提的是,阮朝于1802年建立,但200年前,自1558年,从阮皇至阮福纯等历代阮主(ChúaNguyễn)在扩大国土(包括全部南方土地和祖国以南和西南海洋岛屿)作出巨大贡献。阮朝皇帝都充分意识到海洋岛屿对国家保护、经济发展和海洋资源开发利用等的重要性。

阮朝时期,属于越南主权的海洋与海岛区域被确立从北部至南部,相当于越南当今的海洋与海岛区域,即就是从越南广宁省广安乡至坚江省河仙乡海域,其中包括沿海岛屿和远海的黄沙及长沙两个群岛。当时阮朝历代皇帝通过调动大量中央内阁机构、工部、户部、兵部、刑部、钦天监监正、水师等官员与各地方官员和广义省、平定省渔民紧密配合,在黄沙群岛实施年度公务,如绘制地图、岛上资源清查、远航测量、插航标、植树、修建寺庙、建立主权碑、建设仓库与哨所系统和设置税务征收所、天文观测与天气预报站等方式确立和肯定越南对祖国海洋与海岛拥有的主权。

据《大南一统志》,阮朝时期,数百座棱堡和要塞依海而筑(其中包括从北至南的陆地和近海岛屿部分)。阮朝除了在顺化京城建设陆路的远程防线和中心防线之外,还特别注重建设沿海棱堡系统。1813年,嘉隆皇帝在顺安海口(当今的承天顺化省富旺县顺安镇)建设镇海城。镇海城呈圆形、地基面积为285米、高达6.3米、厚达4米,周围有护城河环绕,上面有99个碉堡,外面建设防波堤以及种植4000多棵椰子树以防止海浪的军事要塞。

顺安海口外,为了保护顺化京城重要海域,阮朝在海云、周卖(今称真云)、景阳和四贤等海口建设要塞系统。阮朝在顺化京都南面以及有着从数百年前投入运营的会安国际港——岘港—广南海口也特别留意海口防守问题。

嘉龙皇帝规定接待来访王朝的外国使团必须经过岘港港。之后,明命、邵治、嗣德等阮朝历代皇帝一律严格执行此规定。明命朝末,各座海上要塞上拥有强力现代武器的防御系统基本上已部署完毕。(越通社—V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