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图(图片来源:越南人民报)


越通社河内市——据越南《人民报》报道,与2015年12月相比,2016年5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增长1.88%,同比增长2.28%(2016年前五个月同比增长1.59%)。

2016年5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已引起担忧,据此,2016年通胀率保持在5%以下的目标将难以实现。自从2014年3月份起,月度CPI小幅度增长,甚至连续几个月下降之后,从2015年10月份至今CPI连续增长。2016年首要目标是着力将经济增长率保持在6.7%左右—高于2015年GDP增长率的6.68%。这一水平引起通胀上升的担忧。然而,对全年经济增长给予首要目标的同时,2016年通胀状况是否真的让人担心?我们能否主动控制通胀?

首先,2016年前五个月和全年通胀状况仍未真正令人担忧,其原因在于虽然过去八个月月度CPI呈现增长趋势,但涨幅均相当低,只有三月份和五月份CPI涨幅超过0.5%,自2015年10月份至2016年一月份CPI似乎持平。据此,通胀呈现上升势头,但据预料,月度CPI和2006年、2009年和2013年(全年CPI增幅超过6%)一样增幅超过1%的状况是难以发生的。另外,与2015年同期相比,五月份和前五个月CPI增幅均保持在2%左右这一安全水平——远远低于将通胀率保持在5%以下的目标。换句话说,消费“淡季”即将到来并至少延长至2016年第三个季度,使2016年控制通胀余地仍较大。此外,2015年CPI增速处于非常低的水平,因此,将2015年和2016年CPI作比较时要注意这一特殊因素。

2006-2016年CPI变化表明,虽然呈现日趋上升的态势,但2016年CPI仍处于自2014年二月份至今形成的5%以下这一水平,因此,发生异常情况的概率非常低。与2015年12月相比,除了药品与医疗服务类价格大幅度增长(药品与医疗服务类价格涨幅为25.31%,医疗服务类价格涨幅为33.99%)之外,2016年前五个月,剩下大部分商品类的涨幅都处在2%左右,并保持在安全的水平。连遭受农业生产困难严重影响的粮食价格也只增长3.19%。尽管汽油价格近期持续上升,交通类价格不仅不上涨,而且还大幅度下跌,跌幅为6%以上。这表明,各市场因素正在朝着2016年目标为控制通胀提供协助。

可以说,在宽松货币政策的背景下,我们完全可以主动控制2016年通胀率,旨在通过减少利率政策助推经济增长,同时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尤其是生产经营活动。宽松货币政策日益发挥促进经济增长和控制通胀的作用。据此,管控好国家财政收支和赤字,旨在若通胀释放上升信号,主动紧缩国家财政支出和减少国家财政赤字。此外,我们还拥有对若干必要原材料、燃料以及教育、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行业的价格管理工具,旨在提升在控制月度通胀中的主动性,服务于控制全年通胀的目标。

总而言之,同步配合各项宏观经济政策,而关键是将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及价格管理政策连在一起是为了确保2016年经济增长率高于去年,并且仍主动控制通胀保持在合理水平的目标。(越通社-V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