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由越南历代封建王朝和国际航海家绘制的一系列关于越南封建时代的领土地图的画面。

所有地图均证明越南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旧称𡓁葛鐄——黄沙滩)拥有主权。

与其相反是中国领土的地图,这些地图中完全没有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所有地图都明明指出中国的疆域仅延申到海南岛为止,完全没有包含越南上述两个群岛。可以说,有关越南海洋与岛屿主权的证据从数百年前已经存在。

万里东溟归把握

亿年南极奠隆平

越南文化名人阮秉谦这两句诗犹如留给越南子孙后代关于民族主权意识的嘱咐。这位名人具有战略预见性的这两句诗充分体现了包括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在内的海洋和岛屿对民族命运的重要地位。

越南最早记载关于黄沙群岛的资料就是后黎朝代1686年出版的《纂集天南四至路图书》中有记载:

海中有一长沙𡓁葛鐄,约长四百里阔二十里,卓立海中自大占海门至沙荣门,每西南风则诸国商舶内行漂跋在此,东北风外行亦漂跋在此,并皆饥死,货物各置其处

 从此,𡓁葛鐄(黄沙滩)地名逐渐成为越南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都被纳入后来绘制的一系列地图。1838年,阮朝国史馆已确定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的地名,确立其在《大南一统全图》中的正式位置。

特别,19集阮朝朱版是证明越南封建朝廷已确立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的主权并开展多项行使主权的活动的历史证据。该国际性的遗产系统拥有皇帝御批真迹和王朝印迹,拥有不可争辩的历史和法律价值。

自阮主(郑主)时代,黄沙监管北海海队已前往黄沙,开发产物,测量绘制地图,立碑确立主权。

以该奇迹,阮朝皇帝已颁布敕封,给黄沙监管长沙队队长敕封为 “上等神”,给黄沙监管长沙士兵敕封为“黄沙雄兵”。

从此可见,越南不同历史时期、西方和中国丰富多样的资料已证明从十七世纪,越南是有效、持续、和平行使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的主权的国家。因此,任何国家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的宣示主权和侵占这两个群岛均被视为违法侵占越南领土主权的行为。(完)

越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