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执行维和任务:特别的日子不再特别了

当提到一个特别的工作日时,在南苏丹的两名越南军官回答道:“特别的工作日多得很,逐渐已成为习以为常,不再特别了”。
据越南《人民军队报》报道,当提到一个特别的工作日时,在南苏丹的两名越南军官回答道:“特别的工作日多得很,逐渐已成为习以为常,不再特别了”。

“蓝盔部队”的出现是安全的保障

莫德仲中校表示,他工作地区的安全情况较为紧张。莫中校在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迈卢特(Melut)省分团工作。该地区包括马班(Maban)省——设立供给15万个难民居住的4个避难收容所的省份。迈卢特省有很多正在开采的油田,所以该地区成了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交战的热点。南苏丹的经济发展单纯依靠石油出口。因此,若油田开采活动被停止,将导致政府没有钱维持活动,随时有崩溃的危机。正是因此,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力量都致力占领并夺取管理权。

莫中校于2014年8月中旬到了该地区工作。此前不久,在这里发生了五名国际人道主义人员(当地人)在离迈卢特150公里的马班省本迪(Bundi)镇被杀害。当时,紧张情况已迫使联合国难民署(UNHCR)、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国际乐施会(Oxfam International)等国际组织不得不将大部分人员进行紧急疏散。其余的人员在办公室内固守,被各力量包围。粮食、日用品等物资被抢劫。在此背景下,联合国已立即展开一次紧急安保计划,派遣印度机械步兵一连和卢旺达步兵一连来营救,同时恢复人道主义救援活动。安全秩序慢慢得到恢复。当地人民看到了联合国“蓝盔部队”就感到放心。

与交战双方武装进行交涉

每当联络军官要进入各个交战地区与各参战力量指挥员见面和谈判时,任务就更加繁重。

陈南岸中校表示,在尼罗河上护送驳船是一种充满挑战的任务。他们要花两个到三个星期的时间、经过650公里才能到达目的地。行程中一般要与各力量谈判才能经过各个检查站。这是联络军官的主要任务。650公里的三分之一路程在政府反对派武装力量的管控下。行程中最后一段要经过汤加(Tonga)的一个高地——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激烈交战的地点。每次经过此地,联合国的驳船一般要等到停火后才能越过热点。在交战突然发生、驳船驾驶员害怕逃跑的情况下,联络军官和安保人员要负责驾驶驳船经过热点的工作。

莫德仲中校还记得一次,他与若干人员护送联合国的驳船经过由政府军管控的一个检查站。检查站指挥员要求联合国的驳船靠岸。该指挥员说,要有军区司令员的保安许可证,驳船才能经过。按原则,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享有外交豁免权、能够在南苏丹全部领土自由往来。但实际上,此特权一般不得到有关各方的遵守。在三个多小时的谈判后,此名指挥员仍果断地说,这是战区,除非军区司令员下令,否则联合国的驳船要在此港停泊。然而,在谈判的努力下,莫德仲中校和另一名联络军官已成功说服那位指挥员,让联合国的驳船经过政府军管理的检查站。

困难还没结束。在第二天,驳船经过政府反对派管控的检查站时,该力量指挥员“请”了包括莫德仲中校在内的两名联络军官和其他五名联合国人员上岸谈话。政府反对派力量的说话较为温和,让联合国人员感到有点惊讶。更惊讶的是,该力量还要求联合国人员给他们提供若干物资,包括:狄赛尔柴油2000升,发动机油100升,卡车零部件,丰田(Land Cruiser)车一辆,食品等。他们直说,这是“讨”来、不是“抢”的。在两天努力安排后,联合国的驳船才能经过此个检查站,安全达到目的地。

莫德仲中校表示,在上述情况下,联络军官的处理方式将决定计划成败与否。联络军官唯一的“武器”只是交际与谈判能力。《作战法》规定,在有威胁的情况下联合国人员被允许进行自卫和使用武力。然而,这种措施在实际上无法解决问题。

对莫德仲中校来说,联合国的驳船到达目的地就是他最大的奖赏。他在这里有机会与陈南岸中校见面。他们在一起喝啤酒,吃烤肉,尤其是吃了香喷喷的米粉!(未完待续)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