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图。图自https://cn.nhandan.com.vn

越通社河内——2019年越南创新创业基金论坛(Vietnam Venture Summit 2019)近日在河内举行,吸引100多国内外投资基金参与,其中有Softbank Vision Fund、CyberAgent Ventures、Mekong Capital、500 Startups Vietnam、DT&I、IDG Ventures Vietnam、VinaCapital Ventures等世界大型基金。

国内外投资基金承诺在未来三年内为越南各家创业者投入4.25亿美元,相当于十万亿越盾。

因优秀人力资源而想投入越南

|新加坡风险投资机构(Golden Gate Ventures)创始人温尼·劳里亚重申,十年前,他已想投入越南,因为他从越南看到其他国家没有的许多机会。

温尼·劳里亚先生分享,在胡志明市的公园里,他看到许多人正在学英语,他们愿意与任何经过人交谈来练习口语。这证明,越南民众拥有强烈的学习欲望。

温尼·劳里亚先生举个例子说:“最佳的创业者均来自数学和科学教育良好的国家,而越南在数学和科学领域上的教学经验却与众不同。在美国工作的许多工程师是越南人。”

此外,那就是内力的强大。许多人在大学毕业后可开始兴业,但具有强烈欲望的越南年轻人想打造自己的未来。

新加坡风险投资机构创始人称:“我们为何投入越南?因为越南GDP增长7%,是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十个经济体之一。25岁以下的人占总人口的40%意味着越南拥有充满活力劳动资源。越南是本地区不可错过的技术强国。旅居海外的400万越南人已经和正在生产出远远高于其他大国的财产价值。我认为,很少国家像越南一样具有竞争力强的人力资源,因此,我们想在这里开展投资活动。”

有关创业经验,温尼·劳里亚先生称,战兵般精神是任何创业者都要拥有的首个素质。甚至,连创业倡议也要“疯狂”一点。他本人2000年在硅谷工作时非常“疯狂”。然而,这些疯狂人在看待世界中与剩下的99%人截然不同。他们看到似乎所有人都不认识到的机会,有的被嘲笑、有的被家人反对,但他们仍坚定不移并决心作出伟大的事。

虽然承认越南人力资源存在诸多问题,但Topica教育技术集团总裁范明俊说:“我们拥有许多人才,但你们要重新培训。在硅谷,在招募人员时,我们看他们和我们有没有共同的欲望,是否渴望学习,有没有抱负,然后我们投入重新培训。与过去四五年相比,现在我们对人力资源的素质比较满意。”

从培训并向市场提供人力资源的角度来看,河内理工大学信息技术与传媒院院长谢海松表示,他与越来越多优秀年轻人工作。他们怀有远大抱负和证明自己的渴望。当今的年轻人实在期望证明自己的实力。比如Zalo总裁王光凯、《Flappy Bird》开发者阮河东或者越南国产手机Bphone创始人阮子广等都是从理工大学毕业的。

私营企业和政府一起思考长远的未来

从政府投资基金的角度来看,新加坡创新机构(SG-Innovate)创始者兼总裁史蒂夫·伦纳德透露正在努力朝着私营单位和政府两个方向思维和行动。

新加坡创新机构创始者兼总裁介绍新加坡有关一贯提高科技教育人力的经验时表示:“对越南也是,要实现两个因素平衡。私营单位和政府的目标有时互相矛盾,但发展过程中要思考长远的未来”。各名科学家要获得更长的培训来开展研究活动。新加坡创新机构希望为研究单位和科学家投入其他投资商尚未敢于投资的新领域提供机会。

史蒂夫·伦纳德先生重申:“你们有人才,问题在于你们有没有大胆追求新做法。你有视野和抱负时,你遇到风险和失败的可能是不可避免的。若有人在资本和政策上为你提供保护,让你向前迈进,你就会对自己所选择的道路充满信心。那就是我们的目标。”

史蒂夫·伦纳德先生也认为,他不在乎"独角兽"企业的概念,而重要的在于创业是确保对所有人的财政可行性。他称,公司估值多少并不重要。

史蒂夫·伦纳德先生重申,更重要的是两位部长和副总理所说的,我再说一遍:“我相信越南由衷希望设立有能力向世界供应优质服务产品的企业。越南拥有能力,仅等待机遇。”(来源:《人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