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公安力量在谅山省同登地区勇敢作战。图自越通社

越通社河内——1979年北部边界保卫战已肯定了越南在面临千钧一发的挑战时的力量、本领和智慧。值此特别重要的历史事件发生40周年之际,越通社谨向各位读者介绍了越南军事历史研究院原副院长胡康教师、博士发表题为《1979年祖国北部边界保卫战中的战争指导艺术》的文章的主要内容。

文章指出,1979年,越南进攻推翻推翻波尔布特集团,帮助柬埔寨人民摆脱种族灭绝制度,中国当局同部分西方国家已加大宣传力度,歪曲越南志愿军进军柬埔寨领土的信息,同时不断对越南施加压力,降低越南在国际舞台上的威信。他们的目的就是破坏越南革命,谋图在印度支那半岛上为大国牟求利益。

在对越南施加政治和外交方面的压力没有达到所提出的目的后,1979年2月17日,中国当局已派遣60万军队、数百辆坦克和装甲车以及数百门各种大炮,对越南自莱州省封土到广宁省芒街的北部边界线全线发起进攻。越南人民面临严峻挑战:抗美救国战争结束不久(1975年),战争遗留后果较为严重;西南边界保卫战刚结束(1978年12月),正履行帮助柬埔寨人民推翻波尔布特种族灭绝制度,实施国家复活事业的国际任务。另一方面,因被美国实施经济制裁正面临种种困难;国内外反动势力破坏活动仍在继续。此外,这场历史性冲突对两国人民的感情和心理产生巨大影响。因此前,在越南抗法和抗美战争中,中国已向越南提供巨大的政治、物质和精神方面的支持。

面临这一巨大的挑战,越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均为已仔细讨论如何指导战争这一问题。所提出的要求为:既发挥综合力量,坚决维护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又高举正义旗帜、两国民族渴望和平和恢复友好关系的善意;又不影响到其他战略任务,尤其是在柬埔寨的国际任务同时继续争取国际舆论的广大支持。

实施所提出的方针,1979年2月17日,越南政府发表声明指出:中国执政当局已违背人民的利益,严重破坏两国人民之间的友好情谊,同时强调越南人民别无选择,需行驶自己的正当自卫权。

关于作战指挥,越方主张暂时没有派遣战略预备力量投入决战,也不急从柬埔寨撤军回国,而需要发挥当地人民战争的综合力量,使用第一军区和第二军区的就地力量为主,补充一部分后方力量。与此同时制定逐步调动战略预备兵团备战,为全国人民进入应对扩大战争阶段做准备。

在越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均为的指导下,边界前线的越南居民已及时应对敌人的攻击,消灭和消耗敌人的力量,破坏中国军的许多战争工具,让对方需调动战略预备力量参战。中国军以人多、技术设备和武器多的优势已先后占领老街(2月19日)、高平(2月24日)、甘唐(2月25日)和谅山(3月5日)等重要地盘。

在此紧迫情形,越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已下决定调动战略预备力量与就地力量配合准备进行大规模进攻。实施该主张,1979年3月初,中央军委和国防部已下令第二军(基本完成在柬埔寨的国际任务)尽快把全部力量集结在河内以北,同时决定在边界战场成立第五军(1979年3月2日)。此外,第一军各主力单位和防空空军军种以及其他技术兵种严阵以待,随时参战。

为了发挥综合力量,1979年3月4日,越共中央委员会已号召全国军民弘扬革命精神,积极参加劳动生产活动,支援前线,牢牢捍卫祖国边疆的每一寸领土。随后,3月5日,国家主席公布颁布全国总动员令。数百万名男女青年已申报加入战斗,由此后勤类物质储备迅速增加。

越南最高指挥部的决心,尤其是发动战略反攻的动态已对战争局面和中国执政者的心理带来很大的影响,有利于增添全国人民以及国际友人,尤其是刚刚获得越南志愿军的帮助而已脱离种族灭绝制度的柬埔寨人民的信心。全世界社会主义国家、各进步力量以及热爱和平公道的人民继续强烈谴责中国的非正义战争,并呼吁支持越南。

当时,中国由于遭受严重的损失而未能达到所提出的目标,同时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1979年3月5日晚,中国政府宣布撤军回国。以人道传统,同时希望恢复两国友好关系,越共中央委员会、越南政府已命令北部边境地区武装力量和人民停止反击,为中国军队撤军回国创造条件。截至1979年3月18日,中国军队全部撤出越南领土。

越南军民在1979年北部边界保卫战中获得胜利的决定性因素包括军民为维护祖国独立和领土完整的坚强不屈的战斗精神,国际社会的巨大帮助,强大稳固的全民国防阵势,精锐的人民军和具备军事才华的将领队伍等。但最重要的还是越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的英明指导和军事艺术,以小胜大、以少胜多,将传统的斗争方式与现代的斗争方式相结合,在政治、经济、国防、安全等领域上建设强大稳固的全民国防阵势,充分发挥全民力量,同时有效运用“以大义而胜凶残,以至仁而易强暴”的人文思想,并与胡志明时代的越南革命英雄主义紧密结合。(越通社-V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