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阮朝嘉隆皇帝(1802-1820)时期,越南对黄沙和长沙群岛的主权得以巩固。1805年,嘉隆皇帝下令对国家领土进行统计调查,撰写《嘉隆地簿》。该工程于1836年完成。在此期间,嘉隆皇帝也主张进一步确立对黄沙群岛的主权,并增强对该群岛的开发活动,为黄沙队——专门负责黄沙海域开发、管理工作的兵团的发展注入新动力。

广义省海岸约30海里的李山岛就是阮朝黄沙队的基地。他们每年都奉阮朝皇帝的命令前往黄沙海域,行驶国家管理任务。阮朝国史馆的《大南实录前编》和《大南实录正编》等两部史书中仍明确记载黄沙队的活动。

证明越南对黄沙长沙群岛行驶管理和开发活动的证据还保留在许多其他古书籍中,如1821年《历朝宪章类志》,1833年《皇越地舆志》、1876年《越史纲监考略》、1882年《大南一统志》以及正在被越南国家文书和档案局收藏的阮朝朱版。

另一份能够肯定越南主权的确凿证据是梅金龟女士的出生证。她是气象人员梅春集和阮氏胜女士的女儿,出生证上写着1939年12月7出生于黄沙群岛的黄沙岛(Pattle)。该出生证由在黄沙群岛镰刀屿的保护安南王国法国政府机构于1940年6月28日签发,上面有行政官员的签名和盖章。

此外,在很多国外的材料中至今仍记载着证明越南对黄沙、长沙两个群岛拥有主权的历史依据。

以上的历史依据表明,越南至少从17世纪开始以和平、公开和不间断方式对黄沙、长沙两个群岛确立和行驶主权。该进程符合国际法律规定、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承认。(完)

越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