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制造皮鼓的阮氏令匠人。(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越通社河内——有时,传统民间玩具被“洋玩具”甩在后面,因为其样式更为美观、价格更加低廉、况且生产商更快地将动漫和玩具相融合,传统玩具因而面临埋没危机。然而,三年以来,“越南制”的传统玩具已经复兴。

【许多庆祝中秋节活动将在河内举行】

五角星灯的主要制造地

在许多手工艺村里,依然坚持不转行的家户夜以继日地工作才能确保量足,尽管这样做,他们却因人工不足而要拒绝中秋节订单。五角星灯、走马灯、纸面具等传统玩具同儿童共过中秋节。

南定省南直县宏光乡报答村就是全国五角星灯的主要制造地。每年7月,四方商人前来此地把五角星灯销往全国各地。这里每家企业年均产量少为5000个,多为2万个。直径40厘米的五角星灯零售价为5000越盾一个,一批10个才卖出去。村里依然坚持不转行的家户不是最富贵之家,而最富华之家却是从事假丝花制作与经营领域的。算起来,五角星灯的制造费用仅为300至500越盾,因此这还是力倍功半的工作,投资资金小的家户才能坚持下来。

近几年来,除了大型五角星灯之外,村民还制造出直径40厘米的小型五角星灯,其不断走热。一个小小的玩具,孩子小手拿着正好,看起来很可爱。

位于河内市清池县的日芳假花店店主是该村村民。她表示,就一级批发商来说,传统五角星灯带来的利润较小, 约为50越盾/一个。然而,这是畅销商品,销售数量逐年递增,供不应求。

好翁村门庭若市

前来兴安省安美县聊舍乡好翁村时,这里的气氛更为热闹非凡。

专门制造皮鼓的阮氏令女士正致力把最后这些钉子钉入最后一面皮鼓之中,旨在及时发货。中秋节结束后,她继续干一年只在一月与二月因空气潮湿而休息的这份工作。今年中秋佳节,她卖出约3万面皮鼓。其后是新春佳节及许多其他节日,因此日不暇给。

入行40多年的武辉东匠人虽然太阳落了,他仍然高高兴兴地把一条条长纸粘在小狮子面具上。小狮子面具直径超过10厘米。这是最热销的产品,其价格仅为8000越盾/一个,各所学校经常以大数量购买这类面具,旨在让学生一边学会涂上颜色、一边深入了解传统文化。

武氏团匠人专门制作面具及皮鼓,要雇用村里10名村民来帮助。她表示,过去有时她陷入困境,因中国制作面具占领市场,而她所制作的商品连续两年无人问津。无论如此,她还决心坚持下去。两年含辛茹苦之后,商品突然走热。从此至今,市场需求只增不减。她就扩大生产规模,甚至向银行贷款。她所作的面具年均销售量约为3万个。

中秋节玩具仅为农历7、8月份畅销,而流动资本较大,年轻人难以调集500万至10亿越盾的资金来兴业。以前,村里家家户户都制作面具及皮鼓,而当今,坚持不转行之家寥寥可数。村里匠人大多数是中老年人,年轻人都赴二号绥街工业园区当工人。武氏团女士认为,为了不转行,匠人要持之以恒、胆大心细。看起来,传统玩具已在市场上取得立足点,但是该传统行业的传承工作仍要面临种种困难。

走马灯制作匠人

五角星灯、纸面具等玩具手工艺村或多或少还是存在着,专门制造走马灯之村却完全没有,这意味着没有走马灯手工艺村。

在位于河内市清威县高圆乡坛村的武文生匠人家里,他同邓文先、杜文旗等村里其他匠人正在抓紧完成竹制秋千、像人头一样大的两个走马灯及许多中型五角星灯的制作工作,旨在让其及时成为在升龙皇城举行的“欢度2017年中秋节”活动的亮点。就上述几位匠人及村里小孩将携手制作美丽精致的参展五角星灯。

在全村里,只有武文生先生拥有十多年的走马灯制作工作经验。他与这份工作之缘来自文化体育与旅游部有关恢复越南最大走马灯的订单。现在,他的儿子和媳妇都参加这份工作。

对走马灯制作工作来说,细致、耐心是不够的,还需要匠人的灵巧之手及其对空气动力学的知识,甚至能够发挥美术创新思维。在某些角度来看,走马灯就是越南古人影子戏。
同许多其他传统玩具相比,走马灯的卖价更高,因此选玩的人数不多。大小玩具的制作流程都一样,都多么复杂,都要付出多功夫。武文生先生主要按订单制作出节日期间作为展品的走马灯。他本人欲把玩具的主题扩大到现代问题,使其更为生动,旨在打通前辈一代的纸灯这一玩具与电视内容的文化事件或日常生活的互动。

全社会的努力

传统民间玩具找回如今的立足点,离不开全社会的贡献。仔细地分析后可见,这就是保护前辈一代文化特色工作的典范。具体是,出台有关恢复与保留传统民间游戏的正确主张,教师们为让民间游戏走进校园付出努力,积极推介手工艺村及文化特色,介绍在越南民族学博物馆、越南妇女博物馆等地举行的民间游戏等。

其中,重要的一个原因之一就是家长已经改变玩具选择观点。他们不再以孩子的爱好、廉价、美物等为由而选买玩具,取而代之的是他们选择一个能够加深孩子对祖国家乡的爱戴之情并培养孩子的文化触觉的玩具。

如果画师、美术大学的学生提高对玩具制造工作的参与度是更好的,旨在给传统玩具带来创新设计,使其顺应当代美术发展潮流,满足消费者的审美需求,而不让传统文化特色消逝。(来源:《人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