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首届国会第一次会议于1946年3月2日召开。(资料图片)

越通社河内——质询是国会和国会代表对国家机构及其负责任进行直接监督的一种形式,旨在为执法和维护人民——选民的合法权利提供保障。目前,现场直播的质询会正在吸引选民们的关注。这也是国会关心的问题,目的在于不断提升这一重要职能的实施质量和效果。

面向纪念越南首次国会大选70周年,我们一起回想69年前越南首届国会第二次会议上的首场质询会,让我们了解自从国会成立开始,在刚获得独立的国家的民主氛围中,质询工作已得到认真实施。

国会于1946年3月2日召开的首次会议中最重要的内容是同越国、越革等组织代表就合作活动达成一致,旨在建设一个广泛且统一的力量,使国家具有足够的力量打破正在想再次侵略越南并消除所有革命成果的殖民势力的黑暗阴谋。以自己的真诚和机智,胡志明主席已说服不同党派近三个月前曾经抵制大选的70名代表愿意加入国会,并说服由人民选出的代表接受未经过选举的70名代表。因此,国会迅速就成立以胡志明主席为首的抗战联合政府,顾问组及军事委员会达成一致。同时成立国会常务委员会及宪法草案委员会。

本次会议纪要表明,从9时至13时10分短时间内召开的本次会议在庄严而自由的氛围进行的。根据国际惯例,未选举产生职位时,首次会议的主持人托付给年龄最大的代表,当时是宁平省代表——一位信仰基督教的业主吴紫厦。若干人民在大剧院最高一楼上旁听本次会议。

首届国会第二次会议于1946年10月23日开幕并于11月9日闭幕,为期13天。从首次会议至第二次会议的时间是发生诸多变化的阶段,即1946年3月6日签订《越法初步协定》,为期四个多月的胡志明主席对法国进行访问之行,法国枫丹白露会议以及范文同先生率领越南国会代表团赴法访问。在国内,法军接替了蒋军,若干亲蒋势力已逃离,其中有被“邀请”加入国会的若干人物,若干破坏分子被黃叔抗代主席在溫如侯街案件中严厉地惩罚,宪法草案委员会尽快准备宪法草案以及战争在南部和中部蔓延等。

因此,本次会议最重要的内容是通过越南首部《宪法》、《劳动法》、内部规定以及各项报告,其中有迪石省代表阮文造代表南部代表们提出有关提议国会将胡志明主席推崇为越南民主共和国的第一位公民的建议。该建议赢得大家的热烈赞同。

但是,国会代表进行质询和政府成员回答质询使气氛更加热闹。通信宣传部部长陈辉燎回答若干代表提出有关更换国旗的质询问题。陈辉燎部长在回答一位代表有关为何国会常务委员会将越国代表布置在极右处的提问时表示,问题是政治路线,而不是国会中的座位。

军事委员会主席武元甲回答有关军事委员会和国防部之间的关系,部队力量现状,表彰功劳,法殖民设立各侬族自治区,同法军在建安、老街、谅山、富寿发生的冲突,南部地区落实1946年9月14日签订的《越法临时协定》情况等军事问题的提问。

黃叔抗部长代表内务部谦虚地说:“我国已渡过诸多困难,那是胡主席的功劳。但是国内发生不良现象,那是我的职责!”

瞿辉瑾副部长解释,逮捕越国的若干国会代表一事是符合法律的程序和规定,因为他们是与溫如侯街案件有关的人物。

司法部部长武廷槐回答有关外国人适用越南法律,法国人的财产以及受贿罪的质询问题。他重申,越南已成为独立自主国家,旅居越南外国人应遵守越南法律,越南政府正在坚决消除贿赂现象,因此该罪行从以前的轻罪变成目前的重罪。

财政部部长黎文献要回答围绕着发行新币,打算颁布的各种税务,公务职员的工资制度,越南政府不承认印度支那银行发行价值500越盾的货币,因为那是法国破坏越南经济的手段等问题。有关法国和中国是否签订关于将海防变成自由商港的协议的质询提问,黎文献部长坦白地说,越南是拥有主权的国家,因此,对于没有越南参与的所有协议,越南均具有“未知权“。

经济部部长周伯凤被国会代表们说是回答质询时比较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说的时候他邀请提出质询提问的代表前往该部总部检查材料。被段仲传、阮氏淑媛、阮晋怡仲、胡德诚等代表提出质询提问时,卫生部部长黄迹智也茫然地回答。

教育部部长歌文请是回答质询的最后一位部长。他回答了有关文化政策、特殊学科以及小学等的提问。

在这一首场质询会上,政府最高领导人也要回答代表们提出的问题。会议纪要显示,陈廷智(社会组)、黎辉云(中立组)、屈维进(马克思组)、阮廷诗(越明组)、阮山河(工贸组)、陈辉燎(马克思组)、黄文省(民主组)、春始(越明组)及阮文造(马克思组)等代表对胡志明主席进行质询。

回答有关为何政府讨论更换国旗的问题,政府最高领导人尖锐地说:政府永远不敢更换国旗,因为政府若干代表(越国、越革代表)提出该问题,因此政府要递呈国会常务委员会审议。从那天至现在的形势发生巨大转变,金星红旗染红了南部和中南部战士的血,国旗已从欧洲走到亚洲,走到哪里均获得敬佩的欢迎。现在,除非2500万名同胞同意,没有任何人有权更换国旗。

针对陈辉燎代表有关“1946年9月14日签订的《越法临时协定》是不公平的”的质询提问,胡志明主席认为,政府不敢如此认为。根据上述协定,每方让一步,若我们确保法国在这里的经济和文化权利,则法国也要在南部实施民主自由制度,释放被抓捕的爱国主义者。此外,法国不认真落实上述协定这一说法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法国人有好有坏的。我可以果断地说,现在大部分法国人民对越南独立和统一表示赞同。

关于“廉洁政府”的问题,政府最高领导人回答:目前政府已尽最大努力维持其廉洁。但是政府中从胡志明至各委员会人员的人数非常多,非常复杂。反正政府已竭尽全力做好榜样,做好榜样还是不行的话,就使用法律惩罚受贿者。政府已经、正在和将进行彻底惩罚。

胡志明主席对国会代表提出的质询提问时进行评估时表示,政府才成立一年多,仍较年轻。选出国会才有八个多月的时间,更加年轻。然而,国会已提出非常老练、难以回答的提问,涉及与国家命运有关的所有问题。以政治方面上的成长以及对国家事务的关注,谁敢说我们人民没有独立的资格。

质询会结束后,胡志明主席代表政府辞职并授权国会选出新届政府。被国会再次选为新一届政府最高领导人时,胡志明主席发表了十分深刻的演讲,他老人家称:

“。。。。。我现在向国会、全国同胞及世界人民宣布,胡志明不是贪权固位、欲要升官发财的人。今后的政府应是全民团结与集合人才的无党派政府。我谨向国会、全国同胞及世界人民宣布,我只有一党:越南党。。。。。”

有关质询工作,要谈及当时人民对一位国会代表的品质的一种观念。该故事由多年在国会工作、从首届至第三届广南省国会代表,后来继续在国会办公厅工作的林光墅先生追叙的。

他讲,首次当选的333位代表中有一些代表在河内居住,剩下的均是来自全国各地聚在一起的。虽然国家已获得独立,但是非常贫穷,国家财政十分紧张,不能向国会代表提供住宿、车辆及费用。支持国会的知名人士委员会予以成立并被请到位于还剑湖附近,当时是国会常务委员会机构的开智进德会前总部,现是越南中央轻音乐歌舞剧院。

越明代表提出要求后,河内各位知名人士和商人均主动邀请各位代表到他们家住宿并为出席会议的各位国会代表提供所有便利条件。林光墅先生说,共有四位代表的广南省国会代表团被住在银街的一个家庭请到他们家住宿。其主人是六十岁的利泰女士。她为各位代表安排整个一层楼。首顿饭后,她请各位代表上楼。那里有一个神社。她请我们站在供桌前,并烧香和祈祷,其中最诚挚的一句是:“请您保佑各位代表,善于说话。。。。。”

近70周年后,回想那天民国初日,看了一遍国会首场质询会的记载,才了解民主共和政体缔造者的传统基础的价值显得如此珍贵。虽然我们国会和民主制度取得了诸多成就,但是也有我们现在还要尽大努力才能赶得上前辈的价值。(来源:越南《人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