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巴黎协定》到1975年春季大捷:谈判艺术及经验教训的永恒价值 hinh anh 1《巴黎协定》于1973年1月27日签署。图自越通社

越通社河内——历时4年8个月14天,越南和美国进行了202场公开会议和45场闭门会议,使巴黎会议成为世界外交史上谈判进程最长的会议。该会议最终于1973年1月27日签署了《巴黎协定》,结束战争,恢复了越南的和平。巴黎会议被视为一场一边是外交经验初出茅庐的越南与另一边是外交经验老练成熟的世界超级大国的一场智力大战。

在由越南外交部于4月28日举行的题为“从《巴黎协定》到1975年春季大捷:外交战线促成4·30历史性胜利的作用”的学术座谈会上,与会代表就创新的外交路线——该阶段外交战线的关键因素深入进行了讨论。

何登记者——越南南方共和国临时革命政府在巴黎会议上的原发言人表示,巴黎会议拥有公开和秘密两种论坛的形式。

在公开论坛上,会议由四方(越南民主共和国、越南南方共和国临时革命政府、美国和越南共和国)召开。与此同时,秘密论坛仅在越南民主共和国,越南南方共和国临时革命政府和美国之间举行。

在受胡志明思想影响的创新性外交路线指导下,在《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外交成为了像军事和政治战线一样重要的战线。

外交战线没有枪炮声,但在越南民族独立斗争中其却将正义之声传到世界。在外交战线上,外交战略起着关键和重要的作用。在巴黎会议上,越南采取了“异曲同工”的战略。因此,越南民主共和国和越南南方共和国临时革命政府在形式上彼此独立运作,但这两个使团实际上均是越南人民和越南国家的代表。

原越南外交副部长、原东盟高官会议(SOM)越南代表团团长范光荣强调外交在抗美救国战争中的作用时表示,为了结束战争和恢复和平,越南基于民族独立、国际法律、将民族力量与时代力量相结合、关于抗美战争的正义精神的国际媒体宣传活动等关键因素而发挥外交力量。范光荣同时认为,其是当今制定外交政策和争取国际支持的宝贵经验和教训。

原外交部长阮怡年表示,胡志明主席的外交思想涵盖了从过去的越南民主共和国到现在的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的所有外交活动。在《日内瓦协定》的谈判期间,越南未具备表达胡伯伯教导的外交理念、思想和艺术。但在巴黎会议上,越南已成熟并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因此已成功应用胡主席留给越南的“宝物”。

阮怡年表示,胡志明主席继承了前辈的辩证思想精髓,将“以不变应万变”的独特而深邃的哲理应用于外交政策之中。 直到现在,所有谈判和调解都必须遵守这一原则。 对于每个越南人,尤其是在谈判过程中的每个越南外交官来说,其均是重要和透彻的遗产。

成功签署《巴黎协定》后,美国必须做出“尊重越南的独立、统一和领土完整”的承诺。该协议是承认越南民族基本权利的最全面的法律文件,其对越南的民族解放和国家统一斗争事业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巴黎会议和《巴黎协定》为越南抗美救国战争取得战略转变做出了重要贡献,逐渐迫使美国停止轰炸越南北方,并从越南南方撤出所有美军和附庸军,实现“打败美军” 的战略目标,完成南方解放和国家统一的事业。(完)

越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