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 - 5:32:48

前法国驻越大使克劳德·布朗什麦松:“我已经把我的心留在越南了!”

越通社 打印

前法国驻越大使克劳德·布朗什麦松(右)在座谈会上(图片来源:人民军队报)


越通社河内——越南进行革新已有30年了。不过在越南人的脑海里,越南刚进行革新的那段时间的回忆记忆犹新。而从西方一名外交官、前法国驻越大使克劳德·布朗什麦松(Claude Blanchemaison)的新鲜和客观的角度看,越南当初进行革新的回忆更为特别。6月29日晚,由克劳德·布朗什麦松先生编撰的《在越南当大使的岁月》一书推介座谈会在河内举行。克劳德·布朗什麦松先生向读者介绍他的外交生涯中的难忘回忆。

富有魅力且纯洁之美

克劳德·布朗什麦松先生在座谈会上表示,这是他编写关于在越南的外交岁月的第二部书籍。此前,2013年,他出版一部关于武元甲大将的回忆书。

他说自己只是一名历史证人而不是历史学家。他还说,《在越南当大使的岁月》一书中共有23个小故事,让读者进一步了解一个民族的历史变动。这本书的各故事围绕着制片,农学、音乐和外交等方面的合作的主题。通过这位西方外交官的眼光和感官充分体现这些主题。上述活动为加强和巩固1989-1993任期及今后时间的法越友好关系作出积极贡献。

克劳德·布朗什麦松先生认为,赴河内担任法国驻越大使(1989-1993任期)前,他被“警告”说,到越南就等于进入一场风险的行程。但事实却相反,在越担任大使的四年期间,他没有遇到任何困难。有的话就是当时越南人民生活太困难了。他分享道:“我要从法国准备很多食品,带到越南去。偶尔,大使馆人员赴泰国出差,但其真正目的是多买粮食、食品”。

不过,他也得承认,1989年到1993年期间,他感觉到一个富有魅力且温柔的越南。各个地方都有其潜在的吸引力。20多年后,越南仍然占有这位外交官的心。河内被比喻为睡美人、胡志明市是活波开朗的美人、下龙湾带有奇妙的变换光亮、九龙江三角洲一带活跃充满创意。

伟大人物给他留下美好印象

在《在越南当大使的岁月》回忆书中,克劳德·布朗什麦松先生对武元甲大将给予特殊的感情。他分享,“第一次与武元甲大将是1989年四月在河内。武元甲时任越南政府副总理负责监察科技和培训问题。与他见面之前,我有点担心,回想了我对这位罕见人物的了解。他是争取独立的民族英雄,一位十分能干的军事领导家。见面时,武大将给我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因为武大将个子小,但眼睛明亮、额头大和白色的头发。武大将穿着一套夏季军装。让我特别羡慕的是武大将的渊博、对法国文化的了解以及一口流利的法语。第二次与武大将见面的时候是1989年7月14日,在法国驻越大使馆举行的庆祝法国革命200周年纪念典礼。武大将及夫人一同出席典礼。武大将说法语太地道了。武大将说到维克多·雨果作家和法国古典作家,但他从不提到战争这二个字。在武大将的演讲中,强调了越法要加强文化、科技、教育培训的合作的必要性,更强调法国企业要比日本和澳大利亚企业更快来越南。武大将希望,法国企业会率先赴越投资。”

一位越南女士给克劳德·布朗什麦松先生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前国家副主席阮氏平。“我还有一个疑问仍到现在没找到答案,就是为什么留下那么多战争痕迹的越南却有这么多特别的、聪明的及完美的女人。我想跟你们说的是,我已经把我的心留在越南了”。

许多越南读者看克劳德·布朗什麦松先生的回忆书后都有共同的看法,就是在此书虽然很多次提到历史变动,但是读者不觉得书里内容枯燥乏味,反而觉得书里的故事平易近人。通过他的一种真诚、充满感情的讲故事方式,让书里的故事更容易走进人心。这可能是克劳德·布朗什麦松先生为此书撰写前言时所寄托的感情:“谨送给让我爱上越南的人”。

克劳德·布朗什麦松先生于1944年在法国都兰(Touraine)出生。他是1989-1993年任期的法国驻越大使。在河内离任后,他继续担任亚洲和大洋洲地区性委员会主任,其后分别是法国驻印度、俄罗斯和西班牙大使。目前,他在巴黎一些大学授课。(来源:越南《人民军队报》)

您对这篇文章的评论?
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