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战争已过去40多年,但其影响遗留到了今天。感染橙毒剂参战军人每天都要与疾病做抗争。更悲痛的是,他们的子女也要承受由橙毒剂所致的百般折磨。

这间简陋的房子是黎文兄先生与杜氏莲女士几十年来生活的地方。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就是一台旧电视机。家里的大半面积留给他们夫妇俩的唯一一个儿子黎文侠。25年来,黎文侠还是跟一个婴儿一样,无法走动,生活无法自理,也不会说话。

太平省建昌县光平乡居民  杜氏莲:“他一发病就会四肢抽搐、咬牙切齿。我们作为父母的很心疼他,可是也无能为力啊。

截至目前,太平省感染橙毒剂人数高达3.4万人,其中大部分的家境都十分困难。这些年来,橙毒剂受害者协会的关怀与帮助不仅为他们化解困难,而且还给程度及受害者带来精神鼓舞。

太平省橙毒剂受害者协会主席  阮德幸:“我们是从对同志们的责任心出发,积极举行各项活动和了解受害者的情况,同时为他们享受到国家给予的优抚政策提供帮助。

战争已成为过去,感染橙毒剂的受害者有的也已经与世长辞。然而,他们所遭受的痛苦与折磨依然历历在目。除了3.4万名感染者之外,太平省还有8000人是他们的子孙后代并承受各种后遗症。受害者们很需要社会的更多关怀,以抚平橙毒剂之痛。(越通社-V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