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图 (图片来源:越通社)
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过程中乃至谈判结束后,越南农业一直存在两种明显相反的心情。第一种是因TPP为越南国内以及出口市场创造新的机会而高兴,但同时为国内企业队伍和农户的生存感到担忧。出路就在于增加投入越南关键行业的比重这一决心。

资本流动倾向

前越南农业与农村发展战略及政策研究院院长邓金山回顾了五次跟随越南农业与农村发展部部长高德发参加达沃斯国际经济论坛时表示:“由高德发部长率领的工作代表团五次参加达沃斯国际经济论坛都获得各国诸多企业最热情的接待,与此同时,越南其他工业、服务代表团却没有获得同样的关注”。他称,越南乃至全世界关于农业的投资观点都逐步转变。

实际上,邓金山先生认为,从经济效果角度来看,在越南所有行业中农业是具有最好的增量资本产出率(ICOR)和辐射系数以及为内地价值贡献率最大的领域。农业是唯一虽然对其的投资比例和保护比例处于最低的水平,但仍连续实现贸易顺差的行业。

作为越南农业联盟成员的越南中央经济管理研究院副院长武智成与邓金山先生有着共同观点,他对之前从事较为火热发展领域如证券,房地产,采矿等的国内大型企业(如嘉莱黄莺、和发、嘉莱德龙、发达房地产、西贡证券等公司)转向农业领域的趋势给予积极评价。

武智成副院长强调:“大约7至8年来,粮食食品价格已猛烈上涨。这是因人们对农产品的视角和要求有所改变,注重于产品价值链。因此,农产品价值的反应性更加正确,附加值得以提高,以及拥有更好的获利可能性,不逊色于其他行业”。

将农业建设成为“肥沃田地”

遗憾的是,上述投资展望分析的积极一面不是主导内容,而还存在一些问题如目前,国内外对农业的投资比例仍较低。

越南农业与农村发展部方面透露,目前,越南农业生产领域还呈现小规模趋势。越南共有3500家农业企业,只占全国企业总数的1.01%。此外,这些企业主要是小型企业,资本规模为50亿越盾以下的企业占65%。

为什么越南农业企业得“发育迟缓”病?原因在于他们害怕大风险。难以预测的风险可能由自然灾难、传染病造成,或许来自政策机制、投资环境的不公平现象。企业有时因在接近原料供应来源、土地、输出市场等方面遇到障碍而错过投资机会。

由此,与农业结下不解之缘的武丛春教授、博士认为,若想创造农业发展中的突破性步伐,需要吸引对该领域有程序地投资的大规模企业。他强调:“目前,对农业领域的招商引资政策和机制是非常重要的。因许多企业,特别是外国投资商对该领域还持谨慎态度。我们的政策应得到透明完善,只有如此投资商才不再犹豫地开展投资”。

参加苛刻的TPP,农业一系列尖端产业在自家市场上面临淘汰出局的挑战。从今至TPP正式生效之日,越南还有时间以努力恢复重点行业。目前,需要有吸引企业对农业投资的突破性政策。

越南农业与农村发展部近期的动态表示,管理机构已有一定的运作,例如成立按照公私结合模式吸引对农业、农村投资工作组,该工作组的四大任务包括举行有关为企业化解困难的政策论坛;与企业参加制定政策过程;与企业为企业以及农民制定有效的农业投资项目;提供协助企业投入农业的公共服务,如有关政策、投资数据库、各领域专家等的信息,以提供咨询并发展项目和市场。但是,若想将会议、行动项目成为具体、切实动态,要求整个国家机构的积极转变。

转变的测量正是明显体现出通过规划具体路线图坚定地落实农业结构重组的承诺,扩大现代化的农田模式范围如大规模种植区,同时兴建原材料供应区,确保清洁、安全的生产流程,并将之与销售市场相结合。在每个生产面积单位提高效率、价值,进一步灵活地选择输出市场的产品,确保按照共同要求的国际质量等。总之,企业一直需要关注投资效果。若没有及时提供协助机制,不仅导致企业得“发育迟缓”病而且有可能被淘汰出局。国内外大企业撤资。到时,具有农业传统的越南国家一旦忽略其尖端领域就会面临多大困难?(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