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将成为本地区的新合作动力(图片来源:人民报网)
以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巨大潜力,亚太地区被评价为世界最活跃发展的地区,也是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动力。基于现有的合作机制,《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诞生有望为本地区合作注入更大动力并为其打开新局面。

亚太地区包括从亚洲至大洋洲和美洲的太平洋沿岸多个国家和地区。本地区拥有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三个国家,人口最多的四个国家及三大经济强国。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的三个国家,十大军事强国中的七个国家位于本地区。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的21个成员经济体占全球GDP总量的54%,贸易额约占全球总量的44%。步入二十一世纪,亚太地区一直是增长速度最快的地区,也是促使全球经济复苏的动力。因此,亚太地区成为集中所有各大国诸多利益和战略性优先的地区。这也是见证各个强国激烈竞争的地区。

亚太地区共有四大经济圈,即东北亚(包括中国、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等经济体),东盟(东南亚十国),北美(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以及南方共同市场(简称“南共市”,包括中美和拉丁美洲各国)。上述四大经济圈占全球经济总量的近40%。然而,除了亚太经合组织——原来被视为跨太平洋唯一和全面的合作机制之外,本地区未有任何跨地区经济圈。亚太经合组织正在力推形成亚太自由贸易区并将之视为本地区具有统一性的经济圈。然而,各成员经济体的谈判进程仍然阻碍重重。

在上述背景下,包括12个成员国的TPP诞生不仅对亚太地区经贸结构,而且还对各国关系以及本地区现有合作机制,尤其是东盟造成影响。许多意见对TPP有可能致使东盟在本地区各经济合作机制中的核心作用降落表示担忧。“ASEAN+”式经济合作机制本着共识原则运行,而TPP提出新型合作模式,实施严格的规则和手续以及多个领域上被称为“美国式规则”的高水平承诺。因此,美国将在TPP中扮演核心角色。东盟和由东盟主持的机制会出现被挤出自己平台这一风险。有意见警告说,不仅造成核心作用下降,而且东盟内部结构也会受到影响。目前,东盟内部贸易量只占东盟贸易总量的25%。与此同时,东盟多个成员国同区外经济体签订自由贸易协定,东盟也正在推行包含16个伙伴国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在上述背景下,TPP的诞生将致使东盟各国更加“走神”并且对区外合作机制给予更大优先。这将是今年年底形成的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巨大挑战。

尽管如此,TPP也给东盟带来许多巨大机遇。乐观者的意见认为,以TPP带来的新冲力,加上东盟各国现有的自由贸易协定网络的多样性,东盟的核心作用以及区内经济一体化进程将获得得以加强的机会。东盟一个成员国或者一组成员国同区外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将是为东盟加大区内一体化力度注入动力的机会。TPP和各成员国同区外的自由贸易协定网络有可能使东盟成为东亚地区大型经贸合作机制的中心,进而加强东盟的核心地位。(完)

可以说,TPP适时亚太地区各国具有多边合作,经济和政治联系的需求出现的。因此,TPP为本地区合作中的更强步骤注入动力。TPP并不淡化东盟乃至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的作用,而推介一个新型合作模式,面向更大目标,即形成整个亚太地区的自由贸易区,符合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正在追求的建成亚太自由贸易区的目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