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2日 - 4:47:21

A1据点——最终时刻

打印

越军两次进攻A1据点,但是仍未取得结果。1954年5月6日晚,战役第三次进攻号令响起,那是越军第316师第174团第三次进攻A1据点的时刻。第174团第249营第315连原连长—阮海朋中将回想着当年激烈战斗的最终时刻。

A1据点是奠边府集团据点群东部地区各高地防御系统中的最重要据点,距德•卡斯特里斯指挥所500米。若使用火力从A1山丘直射,越军可以完全控制敌军指挥所的地上活动。A1据点就是部署力量攻占中心区和敌军指挥所的至关重要之地和十分关键的跳板。虽然只是一个战术据点,但是对战役具有重要意义,对双方战役行为具有决定性意义。

为本次进攻作出准备,越军要挖筑隧道,将一千公斤的爆破弹运到敌军地窖附近区域,点火时其将打垮全部地窖。工兵、步兵要连续14天挖筑隧道。里面要挖筑能够放置高1.5米,宽1.5米炸药的小舱。越军一边挖筑隧道一边布置守卫力量以阻止敌军破坏。据工兵力量的报告,我军挖筑隧道49米,有可能设在敌军地窖下面。工兵力量要寻找敌军B24轰炸机被击落的地方、收取炸弹和定时炸弹、拆除炸弹引信、将炸弹锯开、收取炸药。最后,终于收取到一千公斤炸药。

1954年5月6日20时整,根据战役第三次进攻号令,第316师师长黎广巴向第174团下了第三次进攻A1据点的命令。第一线战士们背着A1山丘,张开嘴以防止被放置在敌军地窖附近地方的一千公斤炸药弹所产生的激波。但是,与大家的期望不一样,没有所预计那么大的爆炸声。只看见一道闪电,还有压在地下像敌军定时炸弹的沉沉声音。要知道,使用爆破弹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因为点火爆破时,若部队及时冲击将取得成效,反之则遇到危险。后来,奠边府战役总司令武元甲大将问工兵连连长:“为何爆炸声那么小?”连长同志说:“爆炸声越小、爆炸力越大 ”。A1山丘据点的一名法国指挥官让•魄格特在其回忆录上写道:“A1山丘有个震动,地面崩塌,一个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压倒其他爆炸声,一股低沉的声 音在地下隐隐传来,并维持几秒。山丘顶上出现一片大坑,第2连的一部分不见踪影。越军通过被爆炸而成的门口进入地窖,同时占据在被爆炸成“火山口形”的A1山丘上,并迅速控制我们。我要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在生死关头作出决定时,第174团团长阮友安以十分清醒态度对各连发出冲击命令。原定设置在敌军地窖下面的炸药不到位,则摆在离指定地点30米之处,就炸掉了一段战壕和一片阵地,形成有15米宽、10米深的“火山口形”大坑。想起历次进攻,我军要承受敌军巨型大炮的轰击,整个团仍在刺铁丝围栏外边,而受伤的军人极多。各连出兵时排成长队,可是,敌军火炮每次轰击之后,各连的兵数大量减少等。但是此次,在炸破弹爆炸下,敌军的诸多地堡、射击掩体和兵士就土崩瓦解。时机已到。剩下的敌军受到很大冲击,我军就紧逼敌军地窖的门口,他们来不及作出什么反应,就跑进地窖去。第315连跟紧在后面。

敌军跑进地窖时,我军跟紧他们扔手榴弹、打近战。15分钟之后,我军就占据了A区附近的各地窖和战壕,并整理队形待命。23时,第315连收到进攻B区、向C区前进的命令。那时候,越进入纵深、敌人的火力越猛烈。我军和敌军打拉锯战。子弹 的啸叫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连绵不断。从前两次进攻中吸取经验,第315连连长阮海朋下令各排在战壕里和在地面上打运动战,旨在将敌军分割成几段,避免他们撤退收缩固守。此作战方式的效果很高,除了歼灭敌军外,我们还俘虏几十名敌军,旨在避免他们与反击军汇合。

5月7日2时30分,第315连已完全占据B区,并继续向C区进军。连接B区和C区的就是敌军在我军进行第二场攻击之后挖掘的隧道,其被用作在失去A区隧道情况下退守的预备指挥所。能打好这一仗很难,若延长打仗时间我军可能陷入非常艰难的局面。目前的作战方案如何?投擲手榴彈也没有用,想歼灭要有炸药。但是在哪里找到炸药?可能要开展招降的方案,若敌人不投降的话我们就派敢死军来打。阮海 朋连长指导把手榴弹集中在一起,向地窖入口扔进去并招降:“你们已经看到昨晚所用的炸药威力,如果你们不投降,我们会使用威力比昨晚大出一倍的炸药。”令人吃惊的是一个又一个敌人身上没穿上衣,举起双手,从地窖里陆续走出。这是从各地退守、正等待援兵到来反击的残军败将。其中有A1山丘据点的法国指挥官让•魄格特。全部兵力和包括120名敌人的A1山丘据点指挥所陆续投降,没有固守的精神。1954年5月7日4时30分整,第174团粉碎了敌人的最后抵抗力,同时俘虏A1山丘据点的全部敌军,完全占领A1山丘据点。

占领A1据点之后,大家都十分高兴,同时也感到精疲力竭。打算休息一下就收到上级的命令,在A1山丘据点设置了机枪阵地,对从孟清前往C2据点反击的敌军进行拦阻射击。第315连立即设置包括八把重机枪和轻机枪的阵地。在C2据点进行反击 的敌军完全被压制。从5月7日8时起,一个又一个据点开始出现白旗,那天晚上,战役司令部要求法军停止轰炸,让我们把战俘送往后面。那晚月光很亮,夜空格外宁静。阮海朋连长让士兵们躺在A1山丘上,这是第一次士兵们能够舒服地躺在地面上,但是如果敌人不投降,则要继续攻击鸿绀据点。大家都很高兴,一起喝咖啡,又睡不着,一起谈到平原家乡的事:“这次一定会回到平原解放家乡,山林没有看到敌人的影子”,他们手牵手“好想家乡!好想平原!” (来源:越南人民报-VNA)
您对这篇文章的评论?
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