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前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裕财(图片来源:越南人民报)

越通社河内——值纪念越泰建交40周年(1976.8.6~2016.8.6)之际,泰国前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裕财接收了越南《人民报》社驻泰国记者的采访。

40年前,泰国前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裕财和越南已故外交部长阮唯征签署了越泰建交协议,为当今的越泰美好战略伙伴关系打下了基石。

记者:您和越南已故外交部长阮唯征于1976年8月6日在河内签署了越泰建交协议。请您说一下当时的历史背景?

陈裕财先生:泰国同意与美国并肩接踵打击越南北部政府,而作为报答,美方就向泰国提供援助。我想重申一点就是当时,泰国军政府正在执政。在泰国军人专制统治下,谁都不许辩论。凭着美国政府进行的“多米诺理论”宣传战役,泰国军队说服了人民相信会有一天越南北部军队将侵略泰国。然而,我政党及我本人对其完全不相信。我强烈反对美国时任国务卿迪安•腊斯克(Dean Rusk)及泰国时任外长塔纳•科曼(Thanat Khoman)于1962年3月签署了有关美国承诺协助与保护泰国不被共产主义者侵略联合声明这一事宜。因为,这意味着,泰国将处于美国的控制之下。实际是,我们一向倾向于美国的政策,而不是我们的政策,不是为我们的利益。我对此坚持反对并曾经在国会上与塔纳•科曼先生进行激烈争论。那就是当年的背景。

担任泰国外交部长时,我明确地宣布,泰国将履行与越南、柬埔寨、老挝、缅甸等国家建立友好关系的对外政策。美国离我们太远,因此,我们应与邻邦国建立更加友好的关系。这是我们的首个政策。如我所承诺,无论面临许多困难,我坚持执行上述政策。泰国人民相信美国及泰国军政府宣传有关有一天越南北部地区军队将侵略泰国这一信息。自然而然,他们感到害怕。

我提议泰国驻联合国办事处代表及越南驻联合国办事处代表举行对话会。这为以后担任泰国总理及外交部长的差猜•春哈旺(Chatichai Choonhavan)先生和越南外交部副部长潘贤举行第一次对话会打下前提。然而,本次对话会尚未取得结果。潘贤先生从美国纽约回越南河内,途中过境泰国时,我亲身到机场迎接他。我将他送到廊曼国际机场指挥用房并跟他说,差猜•春哈旺先生不再担任泰国外交部长。由于一些问题尚未得到解决,越泰两国未能建立外交关系。其一、美国军队仍然驻扎在泰国。其二、有关旅居泰国越南人回乡的问题。我对潘贤先生说,我们有时间,应把一个接一个问题进行商议。因此,他回返河内之后,我们俩都等待,等到合适的时机。我们决定,我们将进行商议。我们意识到,如果能与老挝解决好各个问题,我们可以同越南那样做。因此,访问河内之前,我们出访万象市。

访问河内期间,我在说服越南外交部长阮唯征过程中遇到很多困难。我和他争论过多次,最终就所有问题达成共识。当时,我感到十分高兴,因为经过多年,我最终能实现自己的信念及梦想,即我们可以当朋友,而现在是朋友。所有人都不相信,而我信。回到泰国后,我被扣上了“泰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的帽子,因为我已经访问老挝和越南等两个共产主义国家。当时,泰国军界认为,“陈裕财一定是共产主义者”。然而,当时我不害怕,因为我认为,越南政府如何治理国家是越南人的事儿,而不是我的事儿。泰国政府如何治理国家是泰国人的事儿,而不是越南人的事儿。因此,我们应保持相互尊重、尊重各自信念的态度。这是我的观点,是我们已经达成共识的一点。这意味着,咱们各做各事,治理好自己国家,做自己相信的事情,互不干涉对方的信念。

我为1976年8月6日签署的协议导致许多其他事情发生变化而感到无比高兴。谁都没想到,越南、老挝和柬埔寨将成为东盟成员国,将与其他国家建交。我因自己已为此做出部分贡献而感到骄傲。这也是泰国外交部全体干部、官员的荣幸。其后,由于我和越南外交部长阮基石拥有许多相同之处,因此我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

记者:越南和泰国经过多长时间才完成了签署上述协议的谈判?谈判紧张吗?谈判过程中发生许多障碍吗?您对此有啥难忘的记忆?

陈裕财先生:谈判时间仅为2天。然而,商议活动已在其前多个月进行。我记得,1976年8月6日上午10时,我们开会。会议召开之前,阮唯征先生说:“今天上午会议召开前,我们一起吃点冰淇淋吧。”于是,我们吃越南冰淇淋,很好吃。之后,我们开始谈判以完成各项协议。很可能,就那根冰淇淋有助于我们达成协议。我们已对仍然存在异议的一些问题达成共识。

然而,其他问题又出现。虽然,我们对所有问题达成一致,但是按照泰国法律,与任何国家建交时要获得泰国政府的批准。我对泰国总理社尼•巴莫(Seni Pramoj)称道,“您是政府的领导者,您应下决心。我把自己的任务都办完。我的工作很繁重。越方和我们对协议中的各个条款都达成一致。现在是签署协议的时候。”两个小时后,他说道:“好!签署吧!”与越方的谈判并不是件易事,然而,我在说服我们政府过程中也遇到不少困难。

记者:建交40年后,越泰合作关系虽然经历过波折,但日益加深。您已经为建成上述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请问,您对此有啥感觉?

陈裕财先生:对了。越泰两国建交协议签署之后,两国关系仍然经过了波折。然而,我们已经渡过一切。上述波折不严重,只是小小的问题。我们都致力于把上述关系推上新台阶。我认为,我们已经成功。

来我给您讲一个真实的故事。阮基石先生取代阮唯征先生担任越南外交部长职务时,我不再担任泰国外交部长。然而,我和阮基石先生的关系很密切。有一次,越方抓捕了泰国5艘渔船及许多渔民。当时,泰国政府束手无策。我跟阮基石先生说:“请帮我。被捕的渔民都是贫穷人民。”他说,按照越南法律,每名渔民被罚款1000美元,因此他计无所出。我说,他们很困难,没钱缴罚款。几个星期后,阮基石先生给我打电话并称道:“好了!陈裕财先生,我们是朋友。我将释放泰国渔船和渔民。然而,我要遵守越南法律。因此他们每个人被罚1美元,而不是以前的1000美元。”上述行动表明,我们之间拥有同情心及友好情谊。他们回国之后看望了我并送给我一些鲜渔。我把这个故事讲给阮基石先生听。

两年前,我到访河内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望阮基石先生的夫人。我向他敬香。下个月,我将重访河内并看望他家。他儿子——现任越南政府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范平明叫我叔叔,因为我是他父亲的亲切朋友。我们——阮基石及陈裕财拥有兄弟般的关系。

记者:您对越泰关系今后发展前景的评价如何?

陈裕财先生:我认为,越泰两国关系前景广阔。泰国今后不仅深化与越南,而与老挝、柬埔寨及缅甸的关系。其原因不仅是我们都是东盟的成员国。东盟的发展道路仍然很长。今年,越南大米出口量预计为250万吨。越南大米出口量预计为450万至500万吨。缅甸及印度也出口大米。泰越缅三国至少应聚集一堂,共同商讨以不降低大米出口价,旨在实现互利共赢。这样做,各国之间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上的关系日益向前迈进。我看到非常美好的未来。

记者:值纪念越泰建交40周年之际,请您向两国人民致以祝愿?

陈裕财先生:我为两国40年来所取得的结果感到十分高兴。我们曾经相互对抗。现在,我们是兄弟。目睹见证自1976年8月6日至今双方合作关系的发展历程,我感到十分高兴。我相信,越泰两国人民将继续加深上述友好关系。不管经历了40年,我们仍然站在出发点。我们最好应该进一步推动双方在所有领域上的合作,旨在增强两国的团结之情。以我来看,东盟所有成员国将携手共建稳健、壮大的共同体。我谨向一直支持与祝福我及泰国人民的越南人民表达感恩之心。

记者:谢谢您!(完)

(来源:越南《人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