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在河静省宜春县仙田乡的阮攸塑像。(图片来源:越通社)

越通社河内—— 越南古代著名诗人阮攸诞辰250周年纪念活动正在世界各国纷纷举行。被越南人尊为大诗豪的阮攸系越南和世界人民缅怀的一位将民族文学语言推上荣耀之峰,融入人类文化史,​与世界诗坛的 “ 大树 ”,诸如俄国的普希金、德国的歌德、法国的巴尔扎克和中国的曹雪芹、屈原等相提并论的首位大诗豪。

阮攸(1765~1820年),字素如,号清轩,生于升龙京城(今河内境内)。幼年生活在一个当时拥有一流权势的大官僚家庭。父亲阮俨,曾任黎显宗朝宰相,也是一位历史学家和诗人,系义静省人(今属河静省)。母亲出身庶民,京北人(今属北宁省)。可以说,阮攸本身就是父母家乡丰富传统文化土壤与著名文人的巧妙结合。因为那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饱含着人情味的义静“喻唱”民歌和优雅抒情的北宁“官贺”民歌早就浇灌和熏陶了诗人的内心世界。

设在阮攸国家级特别遗迹区的世界文化名人阮攸塑像。(图片来源:越通社)

 像所有贵族子弟一样,幼年的阮攸也曾享受过无忧无虑的贵族家庭生活。然而,丰衣足食的状态却维持不到十年,九岁,阮攸丧父,三年后失去母亲。他的生平事迹与民族各历史重大事件密切相关。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过渡期,越南封建社会进入没落期,农民运动频发,其中西山起义宣告了腐朽的黎-郑朝的终结。

在这一阵历史风波里,显赫一时的阮家瞬间跌入分离、衰落的境地。阮攸本身也历经了极其贫困生活,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只得暂时回妻家太平镇(今属太平省)。正因如此,他有机会亲眼目睹动荡时期苦难的众生,深刻感受封建社会的不公正与残酷。

越南政府总理阮晋勇向设在河静省宜春县仙田乡的阮攸国家级特别遗迹区敬香,纪念世界文化名人阮攸。(图片来源:越通社)

“𣦆戈沒局𣷭橷”和“仍調𥉩𧡊罵忉疸𢚸”深刻地改变了阮攸的思想观念。作为一个忠君爱国,奉行立功名理念,酝酿一雪前耻、恢复黎朝社稷之梦的人,阮攸不得不接受无法改变的历史事实。当受到阮朝的起用时,阮攸仍认为名利只是短暂虚荣,对官场名利淡然处之。

家庭与社会的大动荡深刻影响了阮攸的创作事业。从一个贵族成为一位人道主义者和现实主义作家。丰富的实践体验,敏感心灵与恻隐之心,加上诗人与生俱来的天赋等等,这一切形成了一个拥有“看透六界之眼,感动千人之心”的阮攸。

越南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翘传》封面图片。(图片来源:越通社)

 55年在世,阮攸留给后人大量宝贵的诗文作品。其中汉文诗集有《清轩诗集》、《南中杂吟》、《北行杂录》,共250首。阮攸代表作品为《翘传》(又名《断肠新声》)。这是一首长篇叙事诗,运用越南喃字和民族最喜闻乐见的“六八体”诗歌形式写成,是越南在汉喃文学史上一部熠熠生辉的杰作。

阮攸的创作是越南民族文学遗产中最精髓、最特色的部分,是丰富越南人的心灵世界与智慧不可或缺的要素。穿越所有空间和时间的界限,《翘传》和阮攸已经成为一代又一代越南人心中无穷无尽之兴趣的所在,且不断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于“S”字形国家的越南之外散发其芬芳。

越南著名作家阮善道的“命运突然”戏曲以世界文化名人、大诗豪阮攸的杰作《翘传》为启发。(图片来源:越通社)

阮攸辞世已经195年,可是这位干练的外交家、文化家、语言学家的巨大贡献与事业不但是越南全民的骄傲,得以倍加珍惜和保护,而且还得到了世界的推崇。1965年,世界和平理事会将阮攸和其他八名文化家列为应纪念的世界文化名人名录,对阮攸在越南文学和人类文化发展所做出的贡献予以充分肯定。两年前在法国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7届大会上,包括阮攸在内的108位著名人士被评选为世界文化名人。

2014年8月15日,越共中央书记处作出批示,同意于2015年举办阮攸诞辰250周年国家级纪念典礼的主张。这是再次强调作为人类精髓部分的阮攸在世界文化中的重要地位的大好机会。此外,这些纪念活动还有助于推介越南民族文化价值,唤起民族自豪感,是鼓舞越南人民实现从深度和广度融入国际社会理想的力量源泉。(友战-功宣-玉李/V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