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图 (图片来源:越通社)
在美国亚特兰大市持续六天的会议见证了各位部长为破解每一个“瓶颈”,从而结束多次无果而终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所付出的不懈努力。这被视为新一代自贸协定的协议已经步入了全球的贸易历史。

参加TPP谈判的十二国负责经济、贸易事务的部长进入了在亚特兰大市举行围绕曾导致今年七月在美国夏威夷举行的TPP部长级会议无功而返的三大棘手问题即汽车市场的准入、奶业市场的开放以及新开发医药品的专利保护期限问题的新一轮谈判。

因此,原定自9月30日起为期两天的会议,一延再延,延期了一天、两天,通宵谈判,连假日也不休会。在持续六天的“马拉松式”谈判之后,10月5日下午,TPP各国部长正式对外公布了万众瞩目的、多次无法达成一致的谈判结果。这是参加谈判的所有国家整整五年时间内为开创一个更高水平、更全方位的新一代自由贸易协定而付出努力的结果。

三大瓶颈已被破解,各方就为出口到北美市场的汽车零部件解除关税壁垒、新开发医药品的专利保护期限以及为新西兰开放奶业市场等相关问题达成协议。

美国、日本、墨西哥和加拿大对有关允许东京享有比《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相应条款更加灵活的原产地规则的建议予以赞同,其可帮助日本汽车具有更强的竞争力、获得在美国更大的市场份额,但也对墨西哥和加拿大构成不小的影响。

在新开发医药品专利问题上,分歧最大的两个国家美国和澳大利亚最终接受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即按照生物学技术生产的医药品专利保护期限为八年,之前加拿大和美国提出的要求分别是五年和12年。美国和加拿大也同意为奶制品开放市场,允许包括新西兰在内的各国生产商扩大市场份额等。

前身为新加坡、文莱、智利和新西兰等四国(又称“P4”)2005年签署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成员如今扩大为遍布东南亚、东北亚到北美、南美和南太平洋等地区的12个国家。

越南在以“联结成员”身份参加三轮谈判之后于2010年11月正式参与TPP谈判。据专家们估算,TPP在获得签署后将形成一个共有八亿人口、贸易额占全球30%、GDP总量占世界近40%的自贸区。

与其他自贸协定一样,TPP以消除各成员国之间进出口商品和服务的关税和壁垒为主要目的,但其被评价为要求更高、谈判领域广泛、实施路线图更短的新一代自贸协定。这表现在实现商品贸易乃至服务业、投资、金融自由化的期望,深广的开放程度,采取没有例外、没有优先的原则但也考虑符合各经济体发展水平的路线图。

此外,还有一个自贸协定中没有出现的新问题如劳务、环保,或者公共采购、知识产权等敏感领域。TPP的新因素还表现于成员国数量和谈判领域连续得到调整,甚至于协定正式生效之后的开放规定。

步入亚特兰大市的会议之前,TPP经过了19轮正式谈判、一系列部长级会议以及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和各场多边会议期间的高层会晤。本着高度的决心和不懈的努力,特别是美国的主导和推动作用以及各成员国的共同努力,如今TPP全部29章和各附录的绝大多数条款谈判均已完成。TPP在美国总统奥巴马获得国会授予“快轨贸易谈判权”、允许协议不经国会修订而获得通过的背景下变得更加便利。

TPP汇聚了12个经济体,其中包括美国和日本等两个世界一流经济体以及许多地区一流经济体和正在活跃发展的经济体。TPP为所有缔约经济体带来利益,其中小型经济体与大国享有的利益差别不大。

理所当然,标准和责任更高且均等的融入进程也会带来许多挑战,特别是竞争、法律方面的要求。然而,不同地区发展水平各不相同的多个经济体却共同超越差异、合作促进贸易的因素,显示着各成员国的共同决心以及无法逆转的经济一体化、互联互通与合作的大潮流。

越南加入TPP也是积极主动融入国际社会,其中以经济融入为重头戏的主张得以实施的一步。通过加入TPP,越南将获得出口、引进外资、获取现代技术、促进法律改革以适应国际规定等领域的更多机遇。

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履行相关承诺进程的经验基础上,越南可在确保各成员国利益平等并考虑到各国不同发展水平的前提下充满信心地加入和实施TPP历史性协议的相关承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