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歌舞剧院艺术家在韩国文化旅游国际展览会表演的《闪烁的还剑湖》节目(图片来源:越南人民报)


越通社河内市——越南日益融入国际社会。我们不选择成为一座“孤岛”,也避免不了融入的趋势。我们已加入东盟共同体、世界贸易组织和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不远的未来,我们将参与世界的所有运动。世界既把越南视为一个平等成员并对越南给予尊重,又同样要求我们的。对我们没有任何优先,我们也不应该等待别人予以优先。仅仅如此,我们才可以强大。

对于越南而言TPP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同时也是巨大的挑战。我们除了高兴以外还怀着担忧的心情。参加TPP各国的经济集团将有权在我们的“舞台”上参加一场公平且不让步的竞赛,而且,我们一直以来几乎只参加自己单方面的游戏。

国家领导人了解对我国经济的巨大挑战,然而也看到未来在进入一个平等竞争时越南迈向强大的新机遇。今起,我们可以初步形容当TPP启动和加速时越南经济体的“现状”。越南经济的多家企业将会失败或放弃,但是多家企业将渡过困难和挑战而成长。

那时我们才有真正的经济集团,并推动越南社会可持续发展。

全球性的贸易协定不单纯是个贸易协定,因此TPP不仅是经济领域,而且是感觉上毫无相关的文化领域的挑战与机遇。我们总是认为文化是一个神圣的、无形的、很难经营的东西。从这一角度来看该想法是对的,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又不正确的。我就电影和文学两个领域来讲吧。

关于电影领域,外国电影制作家可以在越南建立摄影棚,他们使用由越南人撰写的剧本和故事,邀请世界著名导演,通过他们本人的电影思维和技术制作有关越南的电影。他们将会为越南人制作出有关越南人、越南历史和生活的具有吸引力的电影。热爱电影的人几乎都知道好莱坞不仅为美国人制作有关美国的电影,而且还给其他国家的人民制作有关该国家的许多好电影。基于越南当前的电影制作思维和技术,我认为越南电影制作家马上就输给外国电影制作家。

外国出版社也是同一个道理的。他们不仅直接向越南推荐世界好书,且邀请越南作家和记者按照他们的要求创作。当然作家和记者还是自由的创作,但也要关心到外国出版社的要求,因为这是出版社的利润及其经营活动,并不是他们为越南作家投资的。他们给越南作者带来的利润高出国内任何一家出版社和电影制作家的利润。

我们很自然的将会提出一个问题:他们这样做有没有违法?答案是他们没有违法。

他们完全在TPP规定的法律框架内运行,也获得参加TPP各国的同意。然而,他们的看法、思维、技术及其经营艺术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我们输给他们是理所当然的。到此时,越南电影制作公司和各家出版社只有唯一两个选择,自己退出或者给那些新老板打工。世界各国早就得出了这一教训。

然而打工并不是可怕的问题。可怕的是在文化被隶属时将面临蜕变危机,尽管这是一种柔和的蜕变。柔和得自己认为还是自己,可是已经是别人的一部分或完全是别人的了。那时,确定自己是谁确实不是简单的事情了。这里并不是确定一个名字或种族、皮肤颜色而是文化身份的确定。

文化身份并不是一个新的术语。自20世纪初,世界文化家和教育家已经就有关人类失去自己的文化身份的危机提出警告,在失去了这最重要的身份时世界将变得紊乱。澳大利亚是个多文化国家之一。该国政府从不主张同化在澳大利亚社会中的其他不同文化。澳大利亚观念“增加了一名印裔诗人,澳大利亚国家增多了一种语言。

增加了一名南斯拉夫裔音乐家,澳大利亚国家增多了一个节奏。

增加了一名华裔画家,澳大利亚国家增多了一种颜色。增加了一名越裔建筑师,澳大利亚国家增多了一个空间等”。这意味着在该国,每个人应有自己的文化身份,使澳大利亚文化更加多样与丰富,而不是融合和撤销它。

可以肯定地说,未来越来越多外国人赴越南工作和生活。因此,我们国家将会共同存在许多不同的文化群。

尽管各文化群没有打算相互同化,但是如若一个文化群发挥其权力,同时让另外一个文化的居民享有利益,其将成为优越的文化。因此,其他文化群将成为薄弱或被融合是容易理解的。这是任何一个文化在同其他文化交流时都要面临的威胁。

当一个文化实体不能保留和推广时,文化王国的边界线将会日益缩小。因为文化没有自然遗传的能力,而要推广和传播并为该文化实体创造当代生活。TPP突然为文化产品,尤其是TPP成员的文化产品进军越南市场敞开大门。如果我们不能使越南产品比自己“对手”的产品更加优越,那么“越南人优先使用越南货”的呼吁不会有太大的作用。

此时,我可以说,当今社会年青一代心灵中的民族文化之纯洁或多或少已受到其他文化的影响,实际上该影响力正日益增强。会享受文化之美是人类的巨大“利息”,但是隶属和被另外一个文化同化就是自己本土文化消失的最大危机。当一个国家不能确定自己的文化身份时该国家已不是一个民族,却是一种群居。

20世纪初世界文化家和教育家对文化身份的变色的警告仍保留着其原来的价值。

我们日益深入融入国际社会。我们不允许自己成为一座“孤岛”也避免不了融入的趋势。我们已参加东盟共同体、世界贸易组织和TPP。在不远的未来,我们将参与世界的所有运动。世界既把越南视为一个平等成员并对越南给予尊重,又同样要求我们的。对我们没有任何优先,我们也不应该等待别人予以的优先。仅仅如此,我们才可以强大。(文章来源:越南《人民报》春节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