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裔法国人陈素娥(图片来源:越通社)


越通社河内市——在河内市举行的8·10越南橙剂灾害55周年纪念集会上,一直努力为橙剂受害者讨回公道的越裔法国人陈素娥已就起诉美国26家化学公司,为越南橙剂受害者讨回公道案件的进展接受了越通社《信息报》记者的采访。

陈素娥表示,涉及美国化学公司的橙剂严重危害越南的起诉案十分复杂。他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关于橙剂的诉讼请求全部被法官驳回。

上述跨国诉讼案由3名法国律师作为原告方律师。他们利用7年的时间进行资料收集,为2015年4月进行首次开庭审理做准备。此前,2014年5月陈素娥女士同法国巴黎威廉·波尔顿和福雷斯蒂尔律师事务所起诉孟山都和陶氏化学等26个美国化学公司。陈素娥补充说,在提起诉讼之前,诸多位律师问她是否已为这一起需要经历一个漫长且面临种种困难的过程做好心理准备。

之前,在橙剂受害者所提起的诉讼案中,上述两家公司从来并没有认可作为“被告人”的身份。实际上,在向法院提起诉讼6个月后,共有19家公司愿意出庭,同时每一个公司邀请两名辩护律师。陈素娥强调,这是最初的一步,而为正义而进行的斗争才刚刚开始。在这一年里,法国埃佛里法院依照法定程序陆续召开了6次听证会。

陈素娥还强调,她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是独自一人置身于这场斗争中。她说:“在我身后是数百万名越南和其他国家的橙剂受害者。如果法院承认我是一名橙剂受害者,那么其将成为其他数百万名橙剂受害者争取并要求自己的权力和利益得到保护的前例。

近期,我得到朔庄和北件等地橙剂组织所提供在物质方面的支持。尽管金额不多,但对我而言,其是最大的鼓舞。同时,也有法国和其他国家的公民的大力支持。”8月8日至9日在河内举行的关于橙剂的国际研讨会上已宣布支持陈素娥的这一诉讼案。

陈素娥还分享了其在为橙剂受害者讨回公道之路中所面临的种种困难。她说:“在1966-1970年期间我曾经直接接触到橙剂并被感染。当年,我是解放通讯社(现为越南通讯社)的一名战地记者。在起诉中,被告方要求我提供劳务合同和工资账单,但在战争期间,这是根本不现实的事”。另外,被告方表示若不能满足其的要求,他们将要求陈素娥每天必须缴纳200美元的赔款。但是,法国法院驳回了这些不合理的要求。

陈素娥表示,由于一个国际诉讼案不是一场官司下来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所以,从这一案开始,她充分意识到自己将面临不少困难。她说:“去年,我不得不接受三次手术,但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我还会继续打这场官司。这一场斗争还漫长,我也要让我的子孙后代坚持做下去。重要的是,我从来都没觉得我是独自一人置身于这场斗争中,世界人民也将深入了解橙剂对众多越南人民群众所带来的后果。”

陈素娥补充说,她在法国斯托克(Stock)出版社新出版的法语版《我那染毒的土壤》一书,其得到国际读者的广泛关注和好评。

陈素娥一本300页的书中,讲述了她自己一名橙剂受害者的人生故事。其中,自1966-1970年期间,她在越南南方被橙剂污染的土地生活和工作。同时,这本书也纪录了陈素娥对美国化学公司提起的诉讼案的过程。

从1961年至1971年期间,美军在越南洒放了8000万升除草剂,其中含有至少360公斤“毒中之毒”的迪奥辛/二恶英。在480万名沾染橙剂者中,有300万名为直接受害者。这种毒剂造成数千名受害者死亡,数十万人患上绝症。目前,越南已出现第四代橙剂受害者。(越通社—V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