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图(图片来源:越通社)


越通社河内市——2015年越南经济出现许多亮点。GDP增长率取得2011-2015年最高水平,宏观经济稳定为促进经济可持续增长提供便利条件。2016年是越南融入国际社会的重要一年,越南签订和实施多项新型自由贸易协定,东盟共同体正式运行将给越南经济继续保持高增长势态带来机遇。但是,融入国际社会施加的竞争压力将日益激烈,需要越南经济更活跃运行,大力改革以提升质量、效益及竞争力。

通胀率低,经济增长率高

2015年结束,通胀率为0.63%这一水平已超出诸多经济专家的预测,因为远远低于所既定的消费价格增速约为5%这一目标。这也是15年来历史最低的通胀率水平。与此同时,2015年越南GDP增长6.68%,超过所既定的6.2%这一目标,并是2011-2015年最高水平。自从2015年上半年,通胀率一直保持在低水平使诸多经济家担心会对经济增长造成消极影响。然而,最后,经济稳定增长并呈现向好发展势态。越南统计总局局长阮碧林在2015年经济社会统计数据发布会上表示:“各项研究报告表明,通胀和增长有着非线性关系,2015年通胀率的低水平就是确保经济可持续增长的重要因素。”

可见,越南经济虽然仍面对困难,但已经和正在恢复高增长趋势,通胀率低对经济增长带来不大影响,反而,主要商品的价格下跌已减少若干生产业的成本,进而促进经济增长。宏观经济保持稳定,为协助2015年经济明显复苏,GDP增长率一个季度比一个季度高(第一季度增长6.12%、第二季度增长6.47%、第三季度增长6.87%和第四季度增长7.01%)奠定坚实基础。

越南国家财政监督委员会副主任何辉俊称,对2015年GDP增长贡献率最大的是建筑业,其增长率为10.82%,同比增长3.89%以及工业产业贡献率同比增长3.21%,其中开发工业和加工制造工业增长率分别同比增长4.24%和3.19%。从贡献率因素来看,投资因素的贡献率最大,其中外资企业、私人企业及公共投资均取得较高增长率,并且已对投资效果给予关注。何辉俊副主任说:“投资方式方面上的巨大改变为越南经济取得更高增长率作出贡献。”

可以看出,2015年越南经济画面中的亮点是增长质量得到较大改善。全要素生产率(TFP)迅速增长并对GDP增长的贡献率高。2014年,TFP对GDP增长贡献率为39.71%,2015年该贡献率已增至52.5%。资本和劳务对GDP贡献率有所下降,资本贡献率由49.41%降至45.59%,劳务贡献率由10.88%降至1.91%。统计总局局长阮碧林认为,TFP对GDP增长贡献率迅速增长表明,投入新的机械设备和科学技术已发挥效果;生产环节和程序得到改革,生产率得以改善,尤其是政府有关经济体制的改革,如颁布和实施《公共投资法》、《企业法》(修正案)、《投资法》(修正案)等各部法律,以及减少有关税务、海关、社会保险等的行政手续等为各经济产业和类型发展提供便利条件。2015年越南劳动生产率同比增长6.4%,2011-2015年年均增长4.2%,高于2006-2010年的水平,为逐步缩小与东盟各国相对劳动生产率的差距作出贡献。

十分激烈的竞争压力

虽然2015年经济增长质量得到改善,但仍存在着有关经济效益和竞争力的担忧,尤其是2016年越南经济以一系列新型自由贸易协定(FTA)予以签署和实施以及东盟共同体正式建成继续朝着深广方向融入国际社会的背景下。开放市场和落实融入国际社会的承诺带来的竞争力需要经济竞争力不断提升。与此同时,近年来,越南劳动生产率虽然逐年稳定增长,但与本地区各国相比仍处于较低水平,各经济产业和领域之间的差距仍较大。相对劳动生产率差距虽然大幅度缩小但越南与东盟具有更高发展水平的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绝对劳动生产率差距却放大。其主要原因在于经济结构转型速度缓慢,农业劳动者比重高,农业产业劳动生产率仍较低。机械设备和技术程序仍较落后,劳动者质量、结构及使用效率未满足要求。各种资源组织、管理水平和使用效果仍存在不足之处,增长主要依赖于资本和劳务的贡献率,与本地区乃是世界各国相比,TFP的贡献率仍较低。此外,有关改革经济体制和行政手续的瓶颈仍未得到克服。

经济专家刘碧胡博士评价,2015年经济结构重组虽然得到积极开展,但仍较缓慢,仍未大力开展转为朝着深度方向增长和发展这一模式,其核心内容是发展和应用科学技术、培训和使用高素质人力资源以及形成创新改革系统。宏观经济仍未得到彻底处理,公债迅速增长,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进度仍未达到要求。因此,2016年,应集中推进经济结构重组,彻底处理坏账和基本建设呆账问题;抑制公债增长;终止财政赤字增长并将之与财政收支调整相结合;将国有企业结构重组股份制改革同企业管理改革相结合;处理薄弱银行和企业;正确开展公共投资计划和项目以实现增长模式转型。在技术经济产业结构重组和发展中,着重于农业和农村经济,重新组织生产并将之与形成生产—供应—销售价值链和设立创新改革系统相结合;推动从事农业农村领域的企业发展。促进服务和工业产业朝着融入国际社会背景下提升生产率、质量、附加值及竞争力以及为TPP、FTA做好准备等方向发展。

具有共同观点的国会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阮德坚认为,2016年,为了保持较高和可持续增长率,最重要的措施是完成经济结构重组,进而形成符合融入国际社会的增长模式。若经济竞争力未得到改善,则难以渡过融入国际社会的挑战。国内企业不仅在全球舞台上,而且在主场上遇到激烈竞争。因此,急迫要求是对企业管理进行改革,据此,企业主动明确合理经营战略,提高生产率及改革技术。

计划投资部国家经济社会信息与预测中心主任梅氏秋对今后经济展望进行评价时表示,鉴于商品价格低、外资企业和外部需求注入的动力,经济体制改革发挥其效果等一系列协助因素,2016-2020年经济增长有望强劲复苏。然而,为了达到所既定的目标,应大力开展建设创新改革系统,在全国和各经济产业内发展科学技术等各项政策和措施,旨在按照所提出的方向进行经济结构重组和增长模式改革。

步入2016年,有关东盟经济共同体的承诺正式生效,我们的国内市场成为东盟十国的共同市场,创造新的机遇和挑战。与此同时,全球经济仍潜在不确定因素。这要求国家机构和企业的迅速反应,尤其是推进经济体制改革,提升企业和经济的竞争力,国家财政改革,国家财政预算结构重组,减少赤字和控制公债。(来源:《人民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