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作曲家文高(图片来源:越南《南定报》)


越南作曲家文高生前常说:“我写《进军歌》是因为革命要求,为刚刚成立的越盟军队谱写一支进行曲。当国家把《进军歌》当作为国歌时,它不再属于我的了,且属于全民族的,我只是执笔者而已”。

文高透露,那就是1944年河内寒冷冬天的一个夜晚。下午,他沿街走到行草车站(现为河内站)和棉街然后就到了还剑湖畔。他边走边为组织刚要求谱写的进行曲寻找调子。他眼前就是一群群饿坏了的农民从农村涌向河内来,是约三岁小女孩的眼光,是大家眼中闪耀的火苗。当天晚,回到Mongrand街171号(现为阮上贤街45号)的那间小房子,作曲家文高开始为这首进行曲写第一个谱子。为一种好兆头的一支进行曲要花好多天才能写成。由于正在秘密活动时期,《进军歌》的作者就以英寿为名。

因为文高在一个朋友的家创作《进军歌》,所以他用那位朋友的别名——英勇作为同作者。那时,谁还想到版权问题呢。1944年11月,文高自己亲手把《进军歌》刻在钢板上然后印在《独立报》的文艺首版上。《独立报》发行的一个月后,一天晚上当文高路过梅黑帝街时,他听到从一间楼阁里传来曼多林的声音,原来有人正奏起他的《进军歌》。

1945年8月中旬在新潮召开的国民大会上,与会代表一致同意以《进军歌》为越盟阵线的正式歌曲。1945年8月17日下午在大剧院广场上,在河内市公务员集会上,阮友孝作曲家用手风琴奏起了《进军歌》。1945年8月19日上午在大剧院广场上,少年大合唱也唱起了《进军歌》。1945年9月2日,被选为越南民主共和国国歌的《进军歌》也伴随着胡志明主席宣读的《独立宣言》之声宏亮地回荡在巴亭广场的天空中。到1946年1月,第一届国会第一次会议上,在丁玉莲和阮友孝两位作曲家对开头的节奏提出意见和素友诗人对歌词提出意见后,《进军歌》正式成为越南的国歌。《进军歌》同《法国国歌马赛曲》1946年5月在大叻召开讨论有关越南独立问题的筹备会议开幕式上首次一同奏起。此后,于1946年秋天胡志明主席访问法国时在枫丹白露会议(Fontainebleau)上也奏起了《进军歌》。

自正式被公认为越南的国歌以来,《进军歌》已深深地扎根于每个越南人的心目中,让其像血肉那样感到疼痛,让其像血液那样历经民族的两场神圣抗战会流出来。

至今,《进军歌》71岁了。71个青春的《进军歌》像生龙活虎的越南民族那样永远充满着生机。(完)(来源:越南人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