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优秀艺术家黎氏白云(图片来源:人民报)
像曾获优秀艺术家称号的桃娘黎氏白云这样对筹歌情有独钟、充满热情的人,实属罕见。她是河内筹歌俱乐部的创始人,也是该俱乐部的“灵魂”。在此追求这种民间艺术类型25周年的里程碑时刻,黎氏白云与我们分享了她的心思和愿望。

偶然的机遇造就了不解之缘

记者:您在筹歌面临失传危机之际通过开创河内筹歌俱乐部把升龙之地的筹歌艺术类型复活,这一“逆水行舟”之举的原因是什么?

黎氏白云:1980年,只是因为一次偶然能够聆听郭氏胡艺人唱桃娘曲,我已被她老人家的歌声所迷住,然后投身去探索并发现这是越南极其独特的艺术类型,其规范、原则和程式是世界其他国家所没有的。

当时,很多人对桃娘曲持有成见,认为这是旧制度遗留下来的不健康娱乐活动,因此没有人关心保护筹歌。演唱空间没有了,教坊也散了,艺人们隐姓埋名、寻找别的谋生之路。当时,我是河内市文化体育旅游局的干部,我说服一些有知识、有热情的艺人,共同组建一个自愿性群众生活形式的俱乐部。

记者:起初只是外行,您是如何“拜师学艺”,才能成为一门规范性要求很高的艺术的优秀艺术家呢?

黎氏白云:我寻访拜师的第一位是郭氏胡艺人。我被她拒绝,因为当时她也不相信筹歌能够恢复并且获得如今的应有地位。我在很长时间内坚持说服,她最终也同意收我为徒。四年向郭氏胡艺人求学,我只学会拍板的方法,并且能够唱四句而已。我先后向朱文福、朱文德、阮金德等艺人求学,获得每人传授的独特技艺。

9月24日,河内市筹歌俱乐部举行成立25周年庆典。该俱乐部的诞生已为筹歌艺术在现代生活中的复活作出了很大贡献。碧沟道馆、金银亭等俱乐部的表演场所正在成为筹歌爱好者喜爱的久负盛名表演场地,吸引众多热爱传统艺术的越南人以及来自法国、美国、瑞典、意大利、以色列等国家的国际嘉宾前来观看,甚至成为会员。

应为筹歌出台特殊政策

记者:据悉,您有关筹歌的硕士论文已成功通过了答辩,而且正继续准备编写有关这一民间艺术类型的博士论文。您以及河内筹歌俱乐部所付出的不懈努力和贡献也有助于促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筹歌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那么,有没有人知道为了维持俱乐部活动,著名的白云桃娘仍要掏出自己的腰包呢?

黎氏白云:目前,包括河内筹歌俱乐部在内的所有筹歌俱乐部的活动经费都是自筹的。即使没有受到任何资助,我们还是要生活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护筹歌。

除了一些好心人士的部分赞助,我和会员们都要掏自己的腰包支付服装、乐器等费用。我个人在文化部门工作和从事传统音乐教学的所有工资都投入北部18个省市筹歌艺术考究和免费演出的举办。

记者:河内筹歌俱乐部即将迎来25周岁华诞。回顾走过的历程,您是否对自己的努力感到满意?

黎氏白云:在学习和了解筹歌十多年之后,我才正式创办河内筹歌俱乐部,决心为河内保护这门独特的艺术,希望集聚了解筹歌的人们,共同点燃起恢复筹歌的希望,使之回归民族传统文化大潮中的应有地位。

诞生初期,俱乐部受到了全国各地许多艺人的参与和支持,诸如人民艺术家郭氏胡、优秀艺术家阮氏福、琴师朱文攸、丁克班、傅廷其、氏金德等等。2003年,俱乐部的会员数量甚至达到200人。

记者:您为这一民间艺术类型投入了近半生的心血和精力。您对这门艺术的最大心愿是什么?

黎氏白云:找到听筹歌的人已经困难,找到能唱歌、弹琴的人更是难上加难。每次收听或者收看广播、电视上的筹歌节目,我感到很担心,也很难过,因为演唱者唱得不标准,曲调和节奏都不准确。

我的最大希望是筹歌能够更接近民众,优秀的歌娘能够靠筹歌维持生计,从而为下一代传承热情之火。很多人有筹歌方面的才华,但因为不能养活他们,所以无法支撑下去。为了维持活动,俱乐部也正十分需要经常性的经费资助,特别是用于培养年轻艺人的经费。如若不然,未来几年,筹歌将面临其他许多民间艺术类型所遇到的缺乏接班年轻队伍的难题。

政府应为筹歌发展的长期计划或者项目提供经费资助。依我看,应成立筹歌艺术保护中心,旨在沿着正确方向维护和发展筹歌艺术,为越南当前筹歌俱乐部模式保护和发展难题寻求破解办法。筹歌艺人们也十分需要一个特殊的待遇政策,让他们把筹歌这块宝石最珍贵、最美丽的价值传承于后世子孙。

记者:非常感谢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