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越南平福省边界线建立边界副碑(图片来源:人民军队报)
在波尔布特种族灭绝制度被推翻后,柬埔寨人民共和国成立。当时,陆地边界勘界立碑是越柬两国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因为,边界与领土是十分复杂的问题,若不彻底解决的话必将为两国传统友好关系造成负面影响。原政府边界委员会主任陈公轴博士表示:“作为直接参加越柬两国边界划定及勘界立碑谈判工作和边界工作负责人,我肯定,越南与柬埔寨边界划定及勘界立碑工作在客观、科学、公正、遵守国际法原则的基础上进行的”。

可信赖的地图

越柬两国以高度的政治决心早已共同着手解决边界问题。首先,两国于1983年签署了关于边界问题解决原则的协约(以下简称为1983年协约)。协议最重要的内容是双方一致同意使用体现在由印度支那地域厅1954年前出版的比例尺1:100.000的26片Bonne地图的边界线,将其作为进行边界划定谈判的基础。

陈公轴博士当时是参加1983年协约制定工作组越方干部。他回想,在同意以 Bonne 地图上的边界线为基础之后,在这些26片小地图基础上,越柬双方各位技术和法律专家共同研究,在地图原版基础上进行核对,取消不是原版的若干地图,甚至发现一些出现刮削现象的地图。因此,双方同意认为26片小地图是完全可靠的。

越南与柬埔寨在1983年协约基础上进入了划定边界阶段,开始将根据26片Bonne小地图上的边界线体现在双方同意使用的地图上。柬方建议使用由美国制作的比例尺1:50000的UTM坐标系统来划定边界。

双方对此达成一致,进而制定1985年划定边界协约,此后在恪守国际法律手续基础上进行签署和批准。该协约通过UTM坐标系统忠实且充分地体现26片Bonne小地图上的边界线,体现了各位地图研究制定专家的客观和谨慎,陈公轴博士分析称。

实践已为协约提出补充内容的要求。在诚挚、实事求是、公正的基础上,两国于2005年签署了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与柬埔寨王国关于1985年划定边界协约的补充版。双方此后进入陆地边界勘界立碑阶段。

双方各位地图专家,越柬政府间联合勘界立碑委员会的各位法律专家已在相关地图基础上划定了实地边界线,此后利用了正规且现代的界碑系统来体现,陈公轴博士强调。

越南平福省勘界立碑工作中的亮点

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越柬两国到现在已完成了勘界立碑工作的80%并继续谈判对存在异议的各个地区划定工作。双方已在口岸、边界交通路、边界居民区等要地进行立碑。值得一提的是,双方已在越老柬三国边界丁字路口进行立碑;于2012年6月24日在越南政府总理阮晋勇与柬埔寨首相洪森的见证下,双方在越柬陆地边界线最后的位置——314号位置进行立碑。越南许多地方已同柬方紧密配合开展陆地边界勘界立碑工作。其中,越南平福省已完成上述工作,成为越柬两国陆地边界勘界立碑工作的一个亮点。

平福省于2007年7月开始展开勘界立碑工作。到2012年12月为止,平福省完成了该省边界线陆地边界勘界立碑工作,在19个位置建立了28个界碑(在10个位置建立单界碑,在8个位置建立双界碑,在1个位置建立三界碑),划定了260.433公里边界线。

在五年的时间内,以边防部队为核心力量,平福省已克服了一切困难,成为了越南完成陆地边界勘界立碑工作的第一个省份,平福省边防部队指挥部指挥长阮文莲大校介绍说。

据了解,平福省边防部队党委 - 指挥部已向本省省委和人民委员会提供参谋,建议成立省勘界立碑指委会,下发领导勘界立碑工作的专题决议;帅选工作能力强、富有经验的七名干部加入本省勘界立碑工作队。

当本省勘界立碑工作队在属于哪个边防屯负责管理的边界线开展工作,哪个边防屯就有责任为工作队提供一切便利条件,负责带路、安保等任务,阮文莲大校介绍说。

在开展实地工作的同时,平福省已不断推动越柬两国关于勘界立碑的观点和主张宣传工作,争取两国人民的支持,在工作中发挥了各力量的全面资源。勘界立碑干部在谈判、签约、实地工作中要一向贯彻落实越南党和国家关于勘界立碑工作的各项观点和主张,同时尊重客观实际。

目前,平福省边防部队与柬埔寨各守边力量在维护和管理边界线工作中一直保持紧密配合,经常交换相关情况信息,进行定期会晤、联合巡逻等制度,及时处理各突发情况,阮文莲大校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平福省不仅是做好边界线和界碑维护和管理工作的省份,而且还成为越南进入界碑加密阶段的第一个省份。平福省5号勘界立碑小队队长阮双豪中校介绍平福省将在本省边界线建立378个副碑(在平福 - 蒙多基里边界线上建立147个;在平福 - 桔井边界线省建立143个;在平福 - 特本 • 克蒙边界线上建立88个等)。

以越南平福省为借鉴的楷模,希望越柬两国陆地边界勘界立碑工作有望早日完成,为建设两国长期稳定、和平、友谊的边界线做出贡献。(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