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研讨会第二次会议场景(图片来源:人民军队报)

越通社河内——“向人类最痛苦之痛的橙毒剂受害者伸出援手。橙毒剂受害者之痛也是人类的共同伤痛。此斗争不仅为了越南橙毒剂受害者,而且还为了世界众多国家橙毒剂受害者。不仅是为了现在,而且还是为了未来的青年一代;为了一个和平、公道及不存在毁灭性武器的世界。”这是日前在“评估由美国在越南战争中使用的橙毒剂造成的损害程度”的国际研讨会上各位代表的号召。

橙毒剂不是一个国家的事

Kenneth H.Young老战士心中一直牵挂着越南橙毒剂受害者,因为他也正在承受类似的伤痛。虽然未经受过越南战争,但老战士Kenneth H.Young本身正在承受加拿大Gagetown军队根基地使用的类似橙毒剂的开光剂之影响。

自从参加于2011年在河内举行的橙毒剂国际研讨会的时候,Kenneth H.Young已被感化,并决心加倍努力为开光剂受害者找回公道。“我们努力要求各政府要为因承受开光剂影响而生活被结束、改变、间断或被毁坏的人作出应有的对待”Kenneth H.Young在研讨会上这样分享道。当Kenneth H.Young参加2011年橙毒剂国际研讨会时,他有所意识到该问题的紧迫性。到他与越南各地橙毒剂受害儿童接触时,该意识更加强烈。与这些橙毒剂受害儿童、他们的父母及橙毒剂受害老兵交谈的时候,Kenneth H.Young开始对越南橙毒剂污染问题产生一种崭新的意识。

在研讨会上发表讲话时,Kenneth H.Young提出要求联合国大会在应对落叶剂过程中提供协助的措施。Kenneth H.Young老战士相信,有关开光剂应在纽约联合国大会上提出。“我相信,照顾开光剂受害者和承受该化学剂影响的未来一代人的时候已经到了”,Kenneth H.Young称道。Kenneth H.Young表示,联合国在帮助许多国家应对橙毒剂并实现恢复过程中已取得一定的成就。“我们要意识到协助橙毒剂受害者、净化环境等与开光剂有关的问题之重要性。解决这些问题是一个长久且痛苦的过程。我想,由使用开光剂所造成的悲剧远远超过一个国家或一个人的财政能力”,Kenneth H.Young强调。

Kenneth H.Young认为,实际上,越南人所承受由落叶剂所造成的后果之规模与伤亡率应被视为世界人道主义灾难。“因此,请联合国帮助净化环境及提供卫生协助与培训,应该是一个好意见,因为世界财政使用能力至少可延长,而每个国家的主权仍得到重视”,Kenneth H.Young称。

美国Jean Ann Grassman教授、博士认为,随着越美关系日益发展,近期,华盛顿在为生活在橙毒剂严重污染地区的越南人民进行环境消毒并提供医疗协助等工作中已经采取了措施,履行自己的责任。

让世界与越南发出共同心声

为了争取国际友人的帮助,来自哥斯达黎加的代表Maggie Brooks女士强调,应让世界与越南发出共同的心声:“越南政府呼吁国际友人提供帮助之办法是很好的。但,有关由美国在越南战争造成的橙毒剂和越南橙毒剂受害者的信息应要通过多种语言,并在一个更广泛的范围进行宣传,让全世界知道,让世界与越南发出共同的心声。”

来自纽约大学、驻美国越南橙毒剂救助与责任运动的创始人和同行人吴青闲教授赞同Maggie Brooks女士的观点。吴青闲教授认为:“越南橙毒剂是巨大的问题,其共有28个橙毒剂热点并涉及橙毒剂受害者3百万人,但美国政府仍不承认自己在解决旅居美国越南人健康问题、解决越南橙毒剂热点以及有关越南橙毒剂受害者问题的责任。因此,我们需要着手的就是加强宣传工作,给美国国会传达信息,让他们承认上述问题,或至少可以提供切实的协助来解决橙毒剂受害者正在承受的伤痛。”

在研讨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吴青闲教授提起他与朋友通过有关解决美国老兵第二、第三代健康问题的法案来对美国国会施加影响。尽管不是直接解决越南橙毒剂问题的法案,但该法案有助于越南橙毒剂受害者讨回公道。

此外,吴青闲教授还表示,通过开展各种宣传活动,众多美国人已了解到橙毒剂对包括越南人在内的世界人民所造成的后果和影响。

努力抚平橙毒剂受害者的创伤

有众多橙毒剂的研究项目,Jean Ann Grassman教授称,很多证据已证明橙毒剂仍继续对越南人健康造成影响,其要求应紧跟着承受橙毒剂影响者的情况,并为他们提供协助,同时要继续减少他们受橙毒剂感染的危机。“对于在战争时期受橙毒剂感染危机的人,应对有关橙毒剂疾病治疗的认可与协助给予优先解决”,Jean Ann Grassman教授提出。

Jean Ann Grassman教授称,目前应有效开展的工作包括:其一,取消橙毒剂来源,如克服岘港市橙毒剂焦点、继续完成浮吉橙毒剂克服工作及处理边和橙毒剂污染状况。此外,要对潜在橙毒剂污染程度进行考察;跟踪在橙毒剂焦点附近地区生活的人民之血清和母奶中橙毒剂的情况;经常对已处理与怀疑橙毒剂焦点的环境进行取样。与此同时,通过公共教育及限制与橙毒剂污染地区接触等方式最大限度上减少橙毒剂感染危机。

副教授邓南田中将却通过自己寄给研讨会的报告中提出若干非常切实的措施。邓南田中将报告中提出加强宣传教育工作,让各阶层人民同情、分享橙毒剂受害者和其家属的伤痛。此外,邓南田中将还向政府提出建议,应关心培养具有扎实的业务水平和照顾能力的卫生干部人员队伍,让他们有效为橙毒剂受害者提供服务;着眼于巩固与改造橙毒剂受害者疗养中心。邓南田中将还重申应重视橙毒剂受害者照顾工作中的国际合作关系;对橙毒剂受害者专门干部人员队伍制定适合的政策。

研讨会上的35份报告中均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越南橙毒剂受害者之伤痛也是人类共同伤痛,同时呼吁社会共同体携手抚平橙毒剂受害者的创伤,让该伤痛不再成为越南和世界未来的年轻一代之阴影。

“评估由美国在越南战争中使用的橙毒剂造成的损害程度”的国际研讨会最后一场会议于8月9日内结束。研讨会上,在评估由美国在越南战争中使用的橙毒剂造成的损害程度过程中立下成绩的12位外国科学家已获表彰。(完)
(来源:越南《人民军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