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通社河内——自2010年以来,中国周边纷扰不断,特别是海洋边界的纠纷突出。如何正确看待这些周边冲突,处理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是当前中国外交需要面对的重要问题。

10 月底中国召开了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习近平主席在会上强调,无论从地理方位、自然环境还是相互关系看,周边对中国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为此,中国评论通讯社与《中国评论》月刊特邀请北京有关专家学者,于11月19日下午在中评社北京总部会议室举办《中国周边环境与周边外交政策》思想者论坛,就中国周边环境及主要影响因素等问题展开深入研讨。

论坛由著名国际问题与台湾问题专家、中国评论月刊学术顾问郭震远研究员主持;与会评论员有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院长李向阳,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部主任陈须隆博士,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二室副主任俞晓鹏,中国国际战略研究基金会研究部主任吕德宏博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 院全球治理与国际组织研究室执行主任姚琨。

论坛围绕“对中国周边环境的基本判断”、“中国周边环境的主要影响因素”、“中国周边外交政策的延续与发展。”等议题展开深入研讨。与会者认为,中国现在面临的复杂周边环境主要是由于中国自身崛起所导致的,是新兴大国崛起过程中的必然遭遇。中国必然要跨越这个门槛,必然要处理好这些复杂局面,方能实现和平崛起。

李向阳院长认为,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阻挡的趋势。要维护中国周边的稳定,中美关系是大局,维护中美关系的大局是处理周边关系以及中国与其他大国关系的前提。对于中日关系,一方面中国要做好中日关系全面恶化的准备,但同时应该避免中日发生大规模的军事冲突。

俞晓鹏副主任认为,大国的崛起客观上都将导致国际权力结构的变动。中国目前已步入一个在限制中发展、在负重中前行的阶段。如何安然跨越必经的 “崛起困境”,提高中国发展的可持续性和可接受性,进而摆脱国家实力越发展、安全问题越突出的局面,已成为中国当前和今后较长一段时期内面临的首要课题。 中国在崛起过程中,保持稳定的势头最具安全意义。

吕德宏主任认为,当前,中国周边环境和态势的一个极大的变化是中国成为战略焦点。中国与周边关系如履薄冰和阔步前进的情况同时存在,非常复杂。

姚琨执行主任认为,历史遗留问题多,政治互信不足,现实矛盾和利益冲突比较复杂,周边进入了矛盾凸显期。中国的周边环境已经汇集了中国在全球崛起中所有的主要力量和矛盾。

郭震远研究员总结指出,周边环境和周边外交一直是国家高度重视的问题,这不仅是是外交问题,还是国家发展问题。随之而来的一些相关国家的战略调整,首先是美国的亚太战略调整,造成中国的周边环境出现了复杂化的动向。

他也指出,以大欺小是绝对不行的,同时不要有恩施的心理,要坚持平等、共同发展。(越通社——V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