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图 (来源:越通社)
8月1日在越南胡志明市,将26家美国化学公司告上法庭的旅居法国越侨陈素娥、法国威廉·波尔顿和福雷斯蒂尔(William Bourdon Forestier)律师事务所的各位律师以及原告们接触了媒体,并与越南橙毒剂受害者进行交流。 

值此之际, 爱美丽·勒费弗尔(Amelie Lefebvre)和贝特朗 · 历佛特(Bertrand Repolt)两名律师就上述案件一些相关内容接受越通社记者的采访。以下为采访的主要内容。

记者:请各位透露一下6月18日预审听证会的最新信息?

贝特朗 · 历佛特律师:作为原告方律师的我和代表美国19家化学公司的19名律师于6月18日在法国埃夫里市法院举行的预审听证会上,被告方的5名律师认为原告方尚未准备充足的必要资料,并要求在下一场预审前补充所缺少的资料。最近,按法院的要求,一些美国化学公司已书面答复,但其内容仅围绕着诉讼档案的相关问题而尚未涉及他们在为美军战争时期提供除草剂 “ 橙剂 ” 在越南撒放所给数百万名越南人带来严重后果这一方面的责任。我认为,他们 这样做是为了延长时间,目的是为了让陈素娥女士耗尽人力与财力。

爱美丽·勒费弗尔律师:我们与陈素娥女士5年来已着力准备了相关法律依据与科学证据。因此,6月18日举行的预审听证会的档案缺乏问题并不让我们泄气,因为我们对所收集到的证据很有信心。

记者:你们对本次诉讼案获胜是否有信心?

贝特朗·历佛特律师:当初决定保护 橙毒剂受害者陈素娥权益时,我们一向对现有的法律依据和科学证据有信心。 我们正在做的工作一直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支持和拥护。

爱美丽·勒费弗尔律师:我曾对被告方的律师说过,他们最好到越南来,亲眼看到越南橙毒剂受害者每天、每时每刻要承受的痛苦。我相信,来越南之后,他们无法再辩护下去了。陈素娥女士以及其他越南橙毒剂受害者将是该场正义斗争的最确实的论证。

记者:为何法国威廉·波尔顿和福雷斯蒂尔律师事务所决定免费为越南橙毒剂受害者陈素娥女士进行辩护?

贝特朗·历佛特律师:陈素娥女士本身是一位越南橙毒剂受害者,加上,她的国籍是法国,这是一个优势。我们充分意识到本次诉讼案件不仅是为陈素娥女士一个人而是为越南所有橙毒剂受害者找回公道的一场法律战。第一次来到越南时,越南已见到了被河内友好儿童村收养的 橙毒剂有关疾病病患儿童以及见证其他橙毒剂受害者的非凡毅力。这一切给我们接力,促使我们采取强有力的行动,使案件早日得到审理。

记者:可以说,越南数百万橙毒剂受害者以及世界许多国家的橙毒剂受害者对该案件充满期待。若该起诉案被延长多年的话,你们是否愿意继续与越南橙毒剂受害者同行一道?

爱美丽·勒费弗尔律师:这是疑难且复杂的案件,涉及的国家有越南、美国、法国 , 涉及 利益方 众 多等。 因此,该起诉案审理时间一定会很漫长,第一审辩论很可能延迟到2016年底或 2017年初。然而,我们充分意识到这是为越南数百万橙毒剂受害者找回公道,唤醒美国与国际公论关于历史与人类问题的良知等的重要机会,即使该起诉案会延长10年,20年或甚至更长,我们都会坚持到底。在越南和世界人民的支持下,我们对该起诉案获胜充满信心。(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