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图(图片来源:越南之声)

越通社河内——2016年,尤其是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录七设立的常设仲裁法院仲裁庭对菲律宾就东海主权争端起诉中国仲裁案作出最终裁决后,东海继续成为地区内各次会议的热点议题,以及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该裁决是首次得到国际法庭裁决、反映地区内的新秩序,其中法律至上精神受到重视的文件,因此具有重要法理和政治意义。
       
在长达近500页的裁决中,仲裁庭宣布,中国的“九段线”主张没有法理依据,并驳斥中国在东海的“历史性权利”。重要的是,该裁决已经明确,中国在非法占据的各座暗礁和珊瑚滩上建设的人工岛不能被视为拥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12海里领海的实体。
       
常设仲裁法院仲裁庭的裁决是根据联合国海洋法作出的第一份正式国际裁决。多位海洋法和国际关系研究专家评价称,该裁决是否得到实施并不如宣布中国对1947年毫无根据地就所谓“九段线”范围内的几乎所有东海海域主张主权是完全非法的重要。该仲裁法院仲裁庭裁决可以为寻求东海争端的持久解决方案铺路。

吸引国际舆论的关注
       
仲裁法院仲裁庭作出裁决后,地区内外多国都呼吁有关各方遵守裁决。各国强调了裁决的法理价值,支持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各项国际法原则提出的航行与飞越自由以及贸易通畅。
       
国际社会认为,各国不得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保持克制,不采取使局势复杂化、争端升级、影响和平与稳定的行动,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争端。
       
经过东海的各条海运线对和平、稳定、繁荣与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国际社会敦促所有有关各方尊重创造各个大海和大洋国际法律秩序的公约——《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支持维护基于法律规定建立的秩序,保护所有国家的各项权利和特权。
       
可以看到,裁决作出后,东海问题超越了主权声索国范围,成为地区外国家广泛关注的焦点,甚至成为亚太地区强国进行战略性竞争的问题之一。东海问题还将继续成为各次论坛、七国集团和亚太经合组织等多边合作机制的重要议题。

加强地区内军事活动
       
仲裁法院仲裁庭的裁决促使各大国进行了政策调整。2016年下半年见证了在东海进行的多场演习。尽管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但中国仍大声宣布不会停止在东海的填海造岛活动,并进行一系列演习活动,尤其是在裁决驳斥中国所谓“历史性权利”内容中提到的长沙群岛和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空域的两次“战斗巡航”演习。
       
而美国在东海部署了雄厚力量,包括航空母舰、驱逐舰、海军、空军力量,与日本、印度及其它盟友联合演习。美国驱逐舰经常在中国在东海非法占据的各座岛礁进行巡航。观察界认为,自1975年越战结束以来,2016年是各国在东海部署武装力量最多的一年。
       
实际上,裁决作出后还需要较多时间才能稳定地区局势。然而,该裁决为有关各方缓和紧张创造了机会。维护东海和平稳定不仅对某个国家也对整个亚太地区的繁荣具有重要作用。确保《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得到尊重是所有有关各方的利益。该裁决可为解决东海长期、复杂的问题奠定基础。(来源:越南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