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在岘港市和荣县还仁乡橙色剂受害者保护中心里的宿舍区落成揭牌仪式。(图片来源于网络)


越通社河内——身材矮小、眼睛明亮、笑容温暖的他就是73岁的新加坡商人,叫哈罗德·禅。他赴越用自己的“法宝”来协助众多岘港市橙色剂受害儿童。

不幸儿童的共同家园

岘港市三月份,阳光照耀着全市大街小巷。我们到和荣县还仁乡橙色剂受害者保护中心以见证橙色剂受害儿童的母亲及奶奶之幸福。这些妇女喜极而泣,紧握哈罗德·禅先生——他们恩人的手。这是第二次橙色剂受害儿童亲身参加落成揭牌仪式。此前,2015年11月,哈罗德·禅先生向他们赠送值为近350亿越盾的磁共振成像设备(MRI)及许多其他医疗设备。此次,他建设设在该中心的宽敞宿舍区以送给不幸儿童。面向大家,他微笑着说:“这是他们的家园,所以我们送给他们这个特殊的宿舍区。我们相信,在这座宿舍里,不幸儿童将受到营养和健康两方面的更好照顾。他们将有机会进行理疗康复训练,防止肌肉萎缩,使血液流通更顺畅,最大限度地维持他们的生命。从而,帮助他们的母亲及奶奶缓解照顾无劳动能力者的压力,让她们尽享一生鲜有的休息时间。”

多位母亲因而满目泪水。因多次整夜不睡照顾患儿而眼窝深陷的她们现在被注入新活力。我紧握和荣县和进乡人阮氏梅女士的手。她的两个儿子都被橙色剂毁掉,所以自出生一直瘫痪在床。她说:“哈罗德·禅先生已为我儿子及许多其他患儿带来希望之光。这座宿舍建成之后,把儿子送到这里并同志愿者照顾患儿时,我数度哽咽泣不成声。26年来,我全力以赴照顾儿子,我哭了很多,哭得泪腺干枯。然而,我仍要把眼泪藏在心上,好好活下去,因为我们母子三人是彼此的后盾。”

在这座特殊宿舍里治疗的20名瘫痪患者之中,有许多虽然年龄已多,但身材扔像一个孩子一样的小。锦泪郡和寿东坊人黄氏妻女士的女儿陈氏厅鹅是一个范例。她今年已36岁,但身材扔像一个孩子一样的小。在她瘫痪卧床20年里,她母亲多次整夜不睡。眼中噙满泪水,她看自己女儿并说:“她能到这里,有人照顾她,还受到治疗,其让我们家庭感到高兴及无限安慰。感谢哈罗德·禅先生。”

同哈罗德·禅先生同行,岘港市医院院长孙柒石及该医院许多医生愿到该中心为患儿提供定期的免费看治病服务。满怀着一颗感恩之心的孙柒石医生紧握哈罗德·禅先生的手并称:哈罗德·禅先生资助建设该宿舍,岘港医院资助购买20张病床。每个人伸出一把援助之手,我们携手弥补战争伤痕,给不幸儿童送上温暖。

沉默的微笑

我已几次陪同哈罗德·禅先生到岘港市慰问橙色剂受害儿童。每次哈罗德·禅先生看看这里的患儿,太大的悲伤好像冲击这位成功商人的心灵。其后,他又让因残疾子女而破家败产、筋疲力尽的母亲微笑。我向他提出有关人与人之间界线问题的提问时,他重申,就他而言,除了传播关爱之外,没有什么所谓界线。他们是不幸者、是患者,又要承受半个世纪前已结束的战争之沉重后果,因此,我认为,我应承担照顾他们的责任。他说:“我和你都在这里。我们每个人都由母亲生出来。然而,对上述母亲来说,她们经历种种不幸运命。有人对我说,30多年来,由于她们子女的疼痛,她们不能安睡一整夜。她们就是英雄母亲。”

哈罗德·禅先生从心灵深处静静说:“你们国家要经历多场争取民族独立及自由的战争。然而,战后,橙色剂给越南人造成的严重影响仍然存在并天天折磨人心。数千户家庭中的数百名儿童被橙色剂毁掉。看见他们时,我已多次恸哭。照顾橙色剂受害患儿的工作并不是一两天就能做好,而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因此,你们应承担照顾他们的责任。我们到这里的目的是帮助你们。岘港市是年轻的城市,比河内市及胡志明市更年轻。然而,该城市市民一直全力以赴关照橙色剂受害者。这就是我们到这儿的理由。”

在得到哈罗德·禅先生特殊关爱的患儿之中,大多数都不能说话。他们用喜悦的眼神及心中的幸福微笑心系这位性情仁厚的哈罗德·禅先生。

宿舍区建成后,这里的患儿脸上洋溢着喜悦。亲眼目睹哈罗德·禅先生亲身慰问每名患儿,亲手紧握患儿之手,轻抚他们的脸颊,然后接受他们的大傻而温暖笑容及眼神这一场景,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默默转身擦去腮边的泪水。岘港市委常务副书记武公志感谢他并握他的手由衷说出“希望您成为岘港市公民”这句话时,我看见哈罗德·禅先生眼眶变红。

这位成功商人像世上仙人一样,给患儿带来希望之光。人与人之间的爱戴成为生活的动力之时,所有的鸿沟都能填平。(来源:越南《人民报网》)